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劇本 > 正文

電影文學劇本:生死時刻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8年5月4日

編劇:王雨

劇情簡介

年輕的外科副主任武鳴,護士節時,買了百合花去送給她追求的護士章曉婕。而他卻不知道,天生麗質的對他不冷不熱的章曉婕耍補休,于當日去看望她初戀的男友陳家福去了。

特大地震,信息完全中斷。武鳴被抽調參加抗災醫療隊,當晚赴成都附近災區。他有個小算盤,要爭取受獎。災區的慘景、緊張的手術、軍民賑災的行動激勵著他,也時時思念章曉婕。余震中,他為一名中國國際搶險隊員做無菌手術,面對了死神。章曉婕乘坐的長途客車險些被埋在山洞里,到都江堰市后,外科護士的她積極參加搶救工作,還為埋在廢墟里的幸存者輸液。她十分擔心在汶川福田大壩工作的陳家福,步行去震中汶川縣,路遇解放軍先遣隊,好說歹說才讓她同行。一路上驚險不斷。膽小的陳家福地震時逃出了大壩機房。章曉婕跟隨部隊到達汶川后,去福田大壩的道路阻斷,眾多的傷員等待救治,她投入了搶救戰斗。護理一位福田大壩的傷員時,得知陳家福兩次返回機房開閘放水,保住了汶川和成都下游免遭洪水威脅,后遇余震,下落不明。她毅然去了福田大壩。

解放軍從陸路、空中、水上冒死進入汶川,傳出來汶川眾多重傷員急需搶救的信息。武鳴被抽調乘沖鋒舟趕赴汶川附近鎮子,才發現自己先前的辛苦根本不值一提。做手術時,發現昏迷的傷員是章曉婕。護送她的軍人說,她在廢墟上瘋狂地用手刨用嘴喊,冒死鉆到廢墟里救人,垮塌的預制板砸傷了她。經受著血淚洗禮的武鳴好感動。章曉婕醒后,驚詫在這里遇見了救治她的武鳴,軟躺在被單里的她話音格外柔和,說了來汶川的原委和經過。武鳴聽著,男兒淚在眼眶里打轉,采了束野花獻給她。章曉婕嗅野花,嗯,5月這山里的野百合好香。武鳴兩眼濕漉漉地,曉婕,我不識花,隨便采的,真好,是百合花啊……傳進來收音機里播放的《生死不離》的歌聲:“生死不離/你的夢落在哪里/想著生活繼續/天空失去美麗/你卻等待明天站起/無論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



1.醫院手術室 午

人物:武鳴

設施齊備的當代手術室。

緊張的大手術。

主刀者是30出頭的外科副主任武鳴,他全神貫注,額頭綴汗。

止血鉗、紗布、縫合針、無影燈、助手、洗手護士……

手術結束。

武鳴脫手術衣。

洗手護士(夸贊):OK!武主任!(比大拇指)

武鳴:我是副主任。(掏手機看)嗨,做了4個多小時。(走出手術室)



2.外科主任辦公室 午

人物:武鳴

武鳴(吃完盒飯,將空飯盒放進垃圾篼,躺臥到沙發上閉目休息,突又坐起,看手機):啊,再過半個多小時就要上班了。



3.醫院院壩 午

人物:武鳴

草木葳蕤。

武鳴匆匆走過,出醫院大門。

門外是市區大街。



4.重慶市區花市 午

人物:武鳴 賣花人

各式花卉誘人眼目。

武鳴左挑右選。

賣花人(看武鳴):你買盆栽花還是束花?

武鳴:我不買盆栽花。

賣花人:你如是看望病人就別買盆栽花,以免病人誤會為久病成根。

武鳴笑:你還會說。

賣花人:看望病人宜送蘭花、水仙、馬蹄蓮,有利于病人怡情養性。拜訪德高望重的老者宜送蘭花,蘭花品質高潔,是“花中君子”。新店開張公司開業宜送月季、紅黃菊,花期長花朵繁茂,寓意“興旺發達,財源茂盛”。

武鳴搖頭。

賣花人:祝賀新婚宜用郁金香、香雪蘭、非洲菊、天堂鳥,如是給新娘子的捧花可以加幾枝滿天星,顯得華麗脫俗。看望親朋宜送吉祥草,象征幸福吉祥。朋友遠行宜送劍蘭、紅掌,寓意一路順風,前程似錦。

武鳴還是搖頭。

賣花人:熱戀男女一般送玫瑰、百合,雅潔、芳香、瑰麗,是愛情的象征。

武鳴點頭:就買百合花吧。

賣花人笑容可掬,取下束百合花。



5.醫院一單身宿舍門外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手捧百合花的武鳴敲門。

門開了。

護士長(睡眼惺忪探出臉):還不到兩點半上班時間,你跑來干啥?

武鳴(笑):今天不是護士節了嘛,我想,這時候給章曉婕獻花最是時機。你不是給我說要進攻,要像《士兵突擊》那樣不放棄嘛。嘿嘿,我看過排班表,她今天值下日班。我想,她肯定在單身職工宿舍午休。

護士長(明白一笑):你沒有想到是我在這兒吧?

武鳴:你是她的護士長唄,隨時可以來。

護士長(拉開門):進來。

武鳴(猶豫):她,還在午睡?

護士長拉他進門。



6.醫院一單身宿舍內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武鳴被護士長拉進來。

護士長:曉婕不在。

武鳴環視整潔的充滿單身女孩氣息的屋內,看見個空花瓶,添了水,將百合花插進去,端放到書桌上。

插了百合花的花瓶特寫。

花瓶邊,相框里天生麗質的章曉婕的照片特寫。

護士長(笑,坐到凳子上):武鳴,坐。

武鳴坐到唯一的一張床鋪邊。



7.醫院院壩 午

走過的醫務人員、病人。



8.醫院一單身宿舍內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護士長:曉婕呢,25歲了還在挑選男友。你呢,過了而立之年了,至今還沒有談成女友。你挑剔。

武鳴(笑):我說過,確實想找個漂亮稱心的女友。(解釋)你知道的,我大學畢業讀碩士,碩士畢業讀博士,之后攻讀博士后,時間都被耽誤了。

護士長:借口。科里老主任帶的幾十個研究生,我找機會做媒都做不成,個個都有對象。啥對象啊,不少都住在一起了,有的研究生還沒有畢業就結婚了。

武鳴(笑):你當她面說過,給我和她兩個老大難撮合一下。

護士長(嘿嘿笑):我說我試試。

武鳴:可她聽了就斜眼瞪我,留給我一個不置可否的笑。唉,想起她這笑,我心里就復雜。護士長,你說說,我也算是年輕有為了,可曉婕她一直對我時冷時熱若即若離,常常是一副不屑的目光,當然,她對我也有過歆羨。



9.醫院一單身宿舍屋窗外 午

高樓、大橋、嘉陵江。



10.醫院一單身宿舍內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護士長(嘆氣):聽說曉婕早些年耍過男朋友。

武鳴:可聽說吹了。

護士長:我也聽說。(盯武鳴),怎么,你犯忌?

武鳴(搖頭):現今的年輕女孩嘛,哪個沒耍過男朋友,這沒啥,關鍵是現在。我綜合分析,她肯定還沒有新的男朋友。

護士長:你當科主任的,可以指揮她干活兒,卻不能指揮她嫁給你。你得記住,不放棄,找機會進攻。

武鳴:我記住你這話的,這不,此時此刻候就是天賜良機,護士節了嘛。

護士長(笑。乜武鳴):護士節了,你咋不給我送花?

武鳴(搗頭笑):送,我馬上就去買。

護士長(哼聲笑):算了。咳,不巧得很,曉婕耍補休假了。

武鳴遺憾。



11.川西山道 午

長途客車行駛。



12.行駛的長途客車內 午

人物:章曉婕

青山綠水閃過車窗。

坐在前排的章曉婕與女友手機通話。

章曉婕女友:人家陳家福身材、模樣都不錯,就是長得黑點兒。不是說,女俊一身笑,男俊一身糙嘛。我跟你說過,他是真喜歡你,他這個人呢,老實本分,唯一就是膽小。膽小好,免得惹是生非花花綠綠的,找男人還是找這種可靠的好。

章曉婕:他特會纏人,他在重慶讀大專時,三天兩頭來電話,后來竟當面向我求婚。哼,都是你惹的事兒。我不知咋的就答應了他,我哭過,難道我的白馬王子就是他?

章曉婕女友:怎么,你還在猶豫?

章曉婕:我倆呢都想盡了辦法,還是沒能把他從汶川調出來,我總不能也去他那汶川縣的大壩上工作吧。



13.一組鏡頭 午

人物:陳家福 三名工人

——汶川縣福田大壩。

——福田大壩機房內。技術員陳家福和三名工人值班。



14.醫院一單身宿舍內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護士長:我聽說,你這次被推薦為市里的學術技術帶頭人后備人選了。

武鳴(點頭,嘆氣):隨副主任也推了的,我們科室總不能上兩個人吧。

護士長(撇嘴):他這人偷奸耍滑、私自外出走穴、吃藥商回扣,不夠格。呃,聽說市里馬上就要評審了,他跟老主任去三亞開會了,你正好是個機會。

武鳴笑。



15.行駛的長途客車內 午

人物:章曉婕

章曉婕與女友手機通話。

章曉婕:我很矛盾,本來我想,我一個中專護士,還是找個學歷合適的本分的男人可靠。可武鳴呢,就在一個科室,對我又確實不錯。可是,我當初又答應過家福了,總不能……

章曉婕女友:武鳴呢,可以,我還是覺得年紀偏大了些。

章曉婕:你老公不是比你大9歲?

章曉婕女友(哈哈笑):我老公例外。呃,曉婕,你其實還是放不下陳家福的,不然,咋會跑去汶川?

章曉婕:他打電話來,說5月的天氣好,讓我去汶川玩玩。還說,他認識了來汶川旅游的重慶一個縣的局長,答應幫他調到他們縣,離重慶就近了。唉,心情煩亂,去看看他。我跟你說,前年我去汶川看過他,汶川那地方確實清新美氣,當時,我還真想就留在那里了……



16.醫院一單身宿舍內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護士長(看表,起身穿工作服):走吧,快上班了。

武鳴看手機。



17.行駛的長途客車內 午

人物:章曉婕

章曉婕看手機上的照片。

照片特寫:章曉婕和陳家福的合影,映襯他倆身后的是秀麗的汶川縣城。

章曉婕目露笑意。

客車朝前方山洞駛去。



18.福田大壩機房 午

人物:陳家福 三名工人

陳家福和三名工人值班。

房屋、設施突然劇烈晃動。

陳家福(面如土色):不好,地震了!快跑,快跑!(撒腿跑出機房)

三名工人撒腿跑出機房。



19.行駛在山洞里的長途客車內 午

人物:章曉婕 司機 乘客

昏暗的山洞劇烈抖動,傳來轟鳴。

司機緊張萬分的臉、猛踩油門的腳。

章曉婕驚懼大叫。

乘客驚懼大叫。



20.醫院一單身宿舍內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武鳴起身走。

書桌動。

武鳴(笑):護士長,你好厲害,你那工作服的衣角把桌子都煽動了。

護士長(笑):你當我是白發魔女呀。

武鳴腳下的地磚動。

武鳴:怎么這地也在動?

護士長:是啊,是在動。

書桌上插百合花的花瓶倒了,水撒一桌。

武鳴(一悸):會不會是地震?(趕緊關閉電源,扶起插了百合花的花瓶)護士長,走,快走!(拉了護士長快步出門)



21.山洞外 午

長途客車轟鳴,沖出山洞。

大山搖晃。

客車搖晃。



22.福田大壩機房外 午

人物:陳家福 三名工人

奔逃的腳。

陳家福飛奔逃命。

三名工人飛奔逃命。

山體滑坡,粉塵遮天,轟然巨響。



23.疾速行駛的長途客車內 午

人物:章曉婕

章曉婕魂飛魄散,身后傳來轟鳴,從車窗后望,山洞被垮塌的山石掩埋。

章曉婕(失聲哭喊):啊!……

   

24.醫院院壩 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病人 醫護人員

武鳴、護士長匆匆走過。

院壩里站滿了人。

幾個在推床上輸液的病人,醫生、護士緊護。

武鳴撒腿朝前面的病房大樓跑。

護士長(喊):武鳴,你要去13樓的病房?你這時候不能去,救不了病人反搭上了自己!

武鳴住步,看病房大樓。

病房大樓連接門診樓的電纜線晃動。

武鳴(著急):科里的病人和工作人員咋辦?

護士長(也著急):是啊!

武鳴六神無主。

院壩大門外,滿街都是人。

武鳴(手機響,接電話):喂……是,我們這里也是……喂,喂!唉,咋斷了?(看手機)

手機特寫:有未接電話提示。

武鳴撥電話,不通。又撥,還是不通。

武鳴:電話不通了,情況太突然,沒有可靠的信息!

護士長(寬慰):武鳴,別急,會有通知的。

武鳴環視。

四周都是病房樓。

武鳴:房子真要塌下來誰也跑不掉。

不少病人、病人親屬和工作人員朝院壩涌來。

武鳴(更急,急中生智):對,交通廣播電臺一定會有信息!

護士長:對,快去你車上聽交廣臺的消息!

武鳴撒腿朝大門外跑。



25.醫院大門外馬路 午

人物:武鳴 群眾

人行道擠滿人,其中有穿婚沙禮服的新人。

還沒有堵塞交通,車流滾滾。

人們議論紛紛,不知所措。

武鳴焦急等紅燈。

武鳴和四周的人都置身于高樓環抱中。

武鳴的心聲:人吶,太渺小了,一旦地動房塌,誰也無路可逃。

武鳴闖紅燈奔過馬路。



26.車庫內 午

人物:武鳴

武鳴跑到轎車前,開車門鉆進去。



27.轎車內 午

人物:武鳴

武鳴發動轎車,趕緊打開收音機,全是雜音。

武鳴驅動轎車。



28.行駛的轎車內 午

人物:武鳴

武鳴駕駛轎車行駛,聽廣播。

傳出清楚了的播音員的聲音:……5月12日14點28分,四川汶川縣發生了7.8級地震,重慶是余震……

武鳴舒口氣,看車窗外。

滿街都是不明情況的人,還有外賓。都緊張、焦灼。

武鳴打開車窗(用英文用中文):別緊張,是離我們重慶幾百公里外的汶川發生了地震。

人們涌過來,不住地問。

武鳴緩慢開車,不厭其煩地答。

武鳴的心聲:那是啥電影呢?那個年代有的沿街行駛的廣播汽車,咳,這時候要有輛沿街廣播的汽車就好,可以早些安定人心。啊,章曉婕,你怎么樣……



29.川西山道 午

不時可見滾石。

長途客車轟鳴行駛。



30.行駛的長途客車內 午

人物:章曉婕 司機 乘客

章曉婕(對司機激動地):師傅,全虧了你當機立斷!

乘客們(激動地):是啊,要不然我們就被埋在隧道里了……謝謝救命之恩啊……

司機緊張駕車,額頭綴汗。



31.外科病房內 午后

人物:武鳴 護士長

武鳴匆匆走來。

護士長(瞪眼):咋才來?

武鳴:咳,人車都多,又是單行道。我告訴你……

護士長:都知道了,電視一直在播。



32.醫院外科學習室內 午后

人物:武鳴 護士長 醫護人員 病人

電視屏幕特寫:播音員播送地震消息。

一些工作人員和病員在看電視新聞,議論紛紛:好緊張啊!……平安是福!……也不知震中地區的人咋樣了……

武鳴隨護士長走來。

護士長:新聞好及時!

武鳴(聽著):特大地震!(搖頭)損失一定不小!

護士長(同感):你去年參加過抗洪救災,一定比那洪水厲害。

武鳴:比那洪水厲害多了,連重慶的樓房都晃動了。(擔心地)啊,護士長,章曉婕來科室沒有?

護士長(也擔心):沒來。

武鳴的心七上八下。

護士長(提醒):老主任和隨主任都去三亞開會去了,明天才回來,你得帶領下級醫師查房。



33.醫院外科病房的一組鏡頭 下午

人物:武鳴 下級醫師 醫學生 小護士 病人

——武鳴帶領下級醫師、醫學生查病房。

——武鳴挨個兒檢診病人,挨個兒給予寬慰。

——小護士跑來:武主任,醫院通知,讓你馬上去院會議室開緊急會!



34.醫院會議室內 下午

人物:武鳴 院長 書記 參會人員

坐滿了人。

院長:市衛生局緊急通知,立即組織醫療隊奔赴災區,各醫院都抽調了人,由市衛生局領導總負責。我們醫院組織的醫療隊由分管院長帶隊,擔任隊長。這次主要抽調外科人員。現在我念名單:武鳴……

武鳴聽著。



35.川西公路 下午

人物:章曉婕

長途客車行駛。

車窗口可見章曉婕驚魂不定的臉。



36.醫院會議室內 下午

人物:武鳴 院長 書記 參會人員

書記動員:巴渝一家親,前年重慶大旱,四川放水救渝,現今四川大災,我們立即奔赴災區救援責無旁貸!

武鳴有臨危授命感。



37.武鳴家 下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武鳴準備出發用品。

護士長(進門來):啥時候出發?

武鳴:說是今晚出發。啊,科里的事情就拜托你和總住院醫師了。

護士長:放心。

武鳴一嘆。

護士長:武鳴,你怕了?

武鳴:不是,我……

護士長:你啥?

武鳴:我……啊,中午陣,你不是還跟我說嗎,隨副主任不在,正好是我的機會。

護士長(恍然大悟):啊,你是說那后備人選的事情?(犯愁)是呢,隨副主任挺會活動的。

武鳴:還有章曉婕,她耍3天補休,可別這時候去川西旅游啊。

護士長:也是啊。



38.川西山道 下午

人物:章曉婕

長途客車在落滿山石的路上搖晃行駛。

車窗口探著章曉婕驚懼的臉。



39.行駛的長途客車內 下午

人物:章曉婕 乘客

章曉婕打手機不通,失望、驚駭。

她身邊的乘客:快到都江堰市了,到了那兒就知道情況了。



40.醫院大門 下午

一輛救護車疾駛而來。

車身有“梁平縣醫院”字樣。



41.醫院手術室 下午

人物:武鳴 洗手護士

武鳴為一個小學生做急診手術。

洗手護士(遞止血鉗):唉,聽說梁平縣那小學的教學樓和綜合樓都垮了,聽說有5名學生遇難。

武鳴:說是那學校有800多名師生。

洗手護士:是。送這小學生來的梁平縣醫院的人說,校長和老師都在保護學生,否則,傷亡會好大。

武鳴(點頭):不想這地震也波及到重慶了。

洗手護士:可不是,你們醫療隊今晚就走?

武鳴:嗯。



42.都江堰市汽車站外 下午

人物:章曉婕 車站人員 解放軍和武警部隊

一片狼藉。

垮塌的房屋。

眾多的人群。

長途客車駛來停住,下人。

章曉婕膽怯地下車,四望,惶恐不安。

章曉婕(向車站人員打問):是都江堰發生了地震?

車站人員忙碌著:震中在汶川縣。

章曉婕(一悸):啊!家福……(萬般擔心)

有解放軍和武警部隊跑過。



43.都江堰市某學校廢墟 下午

人物:章曉婕 大校 解放軍官兵 群眾 醫護人員

廢墟。

遇難者的遺體。

搶救幸存者的軍人和群眾。

章曉婕看著,淚水撲面。

大校等解放軍抬來一名幸存者,醫護人員趕來。

章曉婕本能地過去幫忙。

大校:老鄉,請你離開。

章曉婕:我是護士。

大校看她:這里有醫護人員。

章曉婕幫不上忙,直奔廢墟,幫著挖瓦礫,挖出具尸體,兩眼噙淚。

廢墟夾縫里卡著個幸存的男學生。

醫生、護士為男學生輸液,護士沒能扎進血管。

男學生生命垂危。

章曉婕(上前):我來,我是外科護士。(不容分說,奪過那護士手中的輸液針,貓腰扎針)

余震,瓦礫下落。

人們后退。

特寫:章曉婕輸液的針頭扎進血管,有回血。

章曉婕膽怯,欲退又沒有,快速用膠布固定針頭,趕緊跑出夾縫,后怕不已。



44.一組鏡頭

人物:章曉婕 大校

都江堰市:

——章曉婕為傷員包扎、打針、喂食。

——章曉婕與大校抬尸體。

大校:你不怕尸體?

章曉婕:我是護士,我的工作性質決定我必須面對尸體,我為不少個病故者擦洗過身子。

大校贊許地點頭。

章曉婕:我不怕尸體,可我痛心,這么多鮮活的人瞬間便被砸得肢體分裂。

大校(同感):更令人心疼的是那些花季年華的遇難學生。

——廢墟,大校等解放軍又挖出了幸存者。章曉婕欣慰、鼓舞。她的心聲:陳家福,你會沒有事兒的,即便你有不測也會被救出來的。



45.醫院外科重癥病房內 下午

人物:武鳴 護士長 下級醫師 醫學生

武鳴細心檢查手術后的小學生。

武鳴對護士長和下級醫師叮囑。



46.都江堰市某學校廢墟 下午

人物:章曉婕 大校 解放軍官兵 女學生 群眾

解放軍官兵冒死搶救幸存者,與余震、死神搏斗。章曉婕也在其中。

女學生被卡在夾縫里,鋼筋混凝土梁柱緊壓在她腿上。

僅剩的幾根圓木支撐著欲墜的樓頂,險情一觸即發。

解放軍官兵用頂桿、千斤頂、擴張鉗將大梁緩緩撐起,小心翼翼切割大梁。

救援空間十分狹小,官兵們跪在磚堆瓦礫中操作。

女學生生命垂危。

全身汗透的解放軍貓腰切割,大梁終被切斷。

章曉婕和解放軍官兵們抬出女學生。

圍觀的群眾齊聲稱好,爆發出由衷感激的掌聲。

章曉婕欣慰地笑。



47.都江堰市某學校操場 黃昏

人物:章曉婕 大校  穿著時髦的母親 短發母親 解放軍干戰 群眾

躺著的遺體。

大校、章曉婕抬來遺體。

哭泣的群眾。

穿著時髦的母親含淚站著。

章曉婕(走過去,關切地):你女兒不是已救出來么,回去吧,啊。

穿著時髦的母親:我還希望看到更多的學生被救出來。

章曉婕感動。

短發母親抱了被單站著,大校寬慰她。

章曉婕走過去。

短發母親(對大校):我想把兒子的遺體包裹一下。

大校(心里顫栗,兩眼發潮,嘶聲喊叫):同志們,為了孩子,為了母親,我們要不怕流血犧牲,加倍努力搶救!

解放軍干戰群情激昂,奮力搶救。

章曉婕(憾動,淚水下落,她的心聲):啊,但愿有更多的孩子被搶救出來!家福,你可千萬別……(抹去淚水)家福,我現在什么都不怕了,我就是擔心你,我要來找你!



48.醫院院壩救護車前 黃昏

人物:武鳴 護士長 院長 書記 醫療隊長 醫療隊員 醫護人員

人們歡送醫療隊。

武鳴與院長、書記、護士長等人握手。

武鳴打電話,不通,著急。

護士長(遞給武鳴一個收音機):帶著,用得上。放心,曉婕不會有事兒。



49.都江堰市通往汶川的公路 黃昏

人物:章曉婕 群眾

公路上碎石遍地。

群眾朝都江堰方向走。

章曉婕獨自朝汶川方向走。



50.高速公路 黃昏

人物:武鳴

救護車疾駛。

車窗口探著武鳴的臉,他眼前幻化出:

——章曉婕(笑):護士長說的是女博士,網上說女博士難找對象。

——護士長(乜章曉婕):你呢,就一小護士,咋還沒有男友?你挑嘛,你兩個挑嘛,我看你倆麻煩。

——章曉婕不以為然。

——武鳴(竊喜):護士長,我兩個老大難,你就不會撮合一下。

——護士長(嘿嘿笑):我試試。

——章曉婕乜武鳴,不置可否地笑。



51.岷江邊公路 夜 大雨

人物:章曉婕 先遣隊長 報務員 先遣隊員

岷江流水泛著白光。

章曉婕冒雨走,邊走邊落淚。

余震,山石滾落。

章曉婕(害怕致極):啊!(返身回跑)

急促的腳步聲,20來名解放軍先遣隊疾步走來,有幾個女兵,閃著手電光。

章曉婕如獲救星,趕緊回身跟了走。

報務員(背著話機):你回去,你一個女孩子咋能進去?

章曉婕:你不也是女孩子。

報務員:我是當兵的。

章曉婕:我是護士,跟你們進去也許幫得上忙。

先遣隊長:那也不行。

章曉婕(祈求):解放軍,幫幫我!我知道,你們是去救人的,我也是,我去救我男朋友!(抹淚)他在汶川縣福田大壩工作,也不知是死是活。

報務員(同情):這樣啊,唉……(對先遣隊長)隊長,就讓她跟著我吧。

先遣隊長鎖眉,大步朝隊首走去。



52.高速公路 夜

人物:武鳴

大雨。

救護車疾駛。

車窗口可見武鳴的臉。



53.岷江邊公路 夜

人物:章曉婕 先遣隊長 報務員 先遣隊員

暴雨。

山體滑坡,轟然巨響,公路被完全阻斷。

岷江急流。

先遣隊長:報務員。

報務員:到!

先遣隊長:跟上級聯系上沒有?

報務員:報告隊長,還是沒有信號。

先遣隊長(看表,斷然地):同志們,胡主席指示我們迅速出動,盡快搶救傷員;溫總理在地震的當天就趕到了災區直接指揮搶救。時間就是生命,我們先遣隊早一分一秒到達汶川,就可以早一分一秒搶救出幸存者!現在公路斷了,我們只好沿了岷江走,沒有路就開路前進!(打著手電,帶頭走下公路邊的斜坡)

部隊緊跟,踏險前進。

章曉婕(緊跟報務員走,她的心聲):家福,我一定要來看望你,不管你是死是活,我都要找到你!(落淚)

報務員(看章曉婕):你呀,我說不要來的,現在咋辦,你獨自一人咋回去?隊長倒是默許了,可路不通了。

章曉婕(倔傲地):我跟你們走!(身子不舒服,又想哭,她的心聲):女人好難,一路上解手就麻煩,例假又來了。(淚水又止不住流淌)



54.行駛的救護車內 夜

人物:武鳴 醫療隊員

疲憊的武鳴和一些醫療隊員打盹。



55.通往汶川的峭壁 夜 大雨

人物:章曉婕 先遣隊長 報務員 先遣隊員

手電光下的峭壁山道。

山道下泛著白光的岷江急流。

隊員們貼著山壁走,險象環生。

先遣隊長:緊貼山壁,摳緊石縫!(緊摳石縫)

報務員(一手拉著章曉婕一手緊摳石縫):小心。

章曉婕(緊張地):嗯。

章曉婕摳緊石縫的帶血的手。



56.成都附近災區 晨

救護車減速行駛。



57.行駛的救護車內 晨

人物:武鳴 醫療隊員

武鳴朝車窗外看:

——垮塌的房屋、廢墟里伸出的手腳、搭建的帳篷、來去匆匆的人群、趕來的解放軍和武警部隊。

——學校操場上躺著許多孩子的尸體,有的尸體腹部隆起。

武鳴(驚駭、痛心,對身邊的醫療隊員):真慘!這些孩子遭到重擊后,有腹腔內大出血。



58.臨時搭建的帳篷醫院外 上午

人物:武鳴 上尉 解放軍官兵 醫療隊長 醫療隊員 男學生

解放軍官兵不斷送來糊滿鮮血、粉塵的傷員,其狀慘不忍睹。

醫療隊長、醫療隊員緊急安置傷員。

武鳴檢查一個十二三歲躺在擔架上的男學生。

男學生(頭部淌血,雙下肢做了簡單包扎,呻吟著):媽媽……

上尉(對武鳴):這附近的漢旺鎮與震中的汶川縣只有一山之隔,相距30來公里,是重災區。這孩子的媽媽是學校的老師,還埋在廢墟里,還有200多名學生埋在廢墟里,我們正在全力搶救幸存者。

武鳴(感動):謝謝你們!這孩子傷情重,雙下肢骨折,還有內傷。



59.簡陋帳篷手術室內 上午

人物:武鳴 男學生

武鳴為男學生做手術,他的感動發自內心,潛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60.泥石流滑坡路段 上午

人物:章曉婕 先遣隊長 報務員 先遣隊員

人們都滿身泥濘,踩著稀泥艱難行走。

章曉婕瘸腿走。

先遣隊長(過來,關切地):能行?

章曉婕(強笑):能行。

前方,石塊滾落。

先遣隊長:停止前進!(護住章曉婕)

飛落的石塊擦過先遣隊長肩頭。

章曉婕(驚駭):隊長,你……

先遣隊長(看肩頭被擦破的軍裝):沒事兒。(喊):兩人一組,拉開距離,注意飛石!

部隊拉開距離前進。



61.山邊空地 上午

人物:章曉婕 先遣隊長 報務員 先遣隊員
大发二分彩-【彩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