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小說 > 正文

穴位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吟     日  期:2019年7月9日

張彤走在大寧河街,他偏著頭,伸出左掌,尋找魚際穴。

十二歲的張彤不懂醫學,不會手相,哪知道魚際穴“穴”在哪里嘛,但他必須找到,因為媽媽近期總是咳嗽,喘得厲害。媽媽聽親戚在電話里說,自己按摩手掌上的魚際穴有效果。媽媽找不到手上的魚際穴,她雙腿風濕嚴重,便叫張彤去問醫生。

張彤行于街上,中午的太陽照在他的手掌上,泛著暈暈的光。

張彤走著走著,聽見咳嗽聲,見一位高個子男人走過來。張彤認識那男人,名叫王立章。張彤也不知自己是啥想法,立即收掌,立正,恭恭敬敬一聲喊:“王叔叔,你知道手掌上的魚際穴在哪里嗎?”

王立章盯著張彤:“知道啊。”

張彤大喜:“謝謝王叔叔。我媽媽老是咳嗽,有人說手掌上有個魚際穴,自己按摩就不咳嗽了。”

王立章眼睛不大,瞪一下:“魚際穴就在魚際穴那里嘛。”

張彤目瞪口呆。

王立章說魚際穴就在魚際穴那里,這說法等于沒說,但也沒有錯。王立章是位大公司的老總,黑發上梳,絲絲順溜,亮在陽光下;锃亮的皮鞋在馬路上咵咵地響,氣派啊。張彤死死盯著王立章,忽然來氣了:“你得意個錘子。”張彤就是這么說的,但聲音很小,王立章肯定沒聽到。張彤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王立章雖然有錢,但兒子不爭氣。那小子20歲不到就被拘留過多次,眼下又進了看守所,據說三兩年出不來了。張彤看著王立章遠去的背影,舒出一口氣。這時,手機響了,是媽媽打來的,叫張彤不用去問醫生了,張彤的爸爸已發回了“魚際穴”的照片。

張彤跑回到家,見媽媽已起床,正在按摩左手上的魚際穴。

媽媽停止按摩,把手機打開,讓張彤看。

媽媽的微信上有個腦袋在搖,是爸爸的頭像。張彤點開微信,對話框里有張圖片,是一只手掌,天!那是啥手掌,掌心像破敗的蜘蛛網。小手指已變形,彎曲著,纏著膠布;五個指頭關節滿是厚繭,中指關節上的老繭已破,沁出血液;大拇指關節下端用筆畫著一個紅色圓圈,那便是魚際穴。

張彤看著父親的手掌,眼圈猛地發熱。父親文化不高,沒有技術,跟著好友在湖北拆房子掙錢。張彤閉閉眼,把手機還給媽媽。

媽媽瞪大眼,發烏的嘴唇顫動幾下,沒有聲音發出。

張彤看著媽媽的手掌:“媽媽,你把爸爸的手掌發給我吧。”

媽媽哦了一聲,把圖片發在張彤的微信上。

張彤有手機,是姨夫給他買的,但規定的政策是:讀書上課不能帶手機,周末可以玩一玩。張彤把手機放在桌上,去了廚房,端起飯碗,木木地咀嚼,眼前總是出現父親那慘不忍睹的手掌,那畫著圓圈的魚際穴。當然,他還想起王立章那句話“魚際穴就在魚際穴那里嘛”。張彤不吃了,索性去床上躺下,一動不動。

下午,張彤去了一家打印店,加了那位少婦的微信,把父親的“手掌”發在少婦的微信上。少婦穿著紅裙子,圓臉紅彤彤,問手掌是誰的?張彤不隱瞞,說是他父親的。少婦哦了一聲,去電腦上下載手掌,然后打出一張A3大小的彩圖遞給張彤。張彤問多少錢?少婦說不要錢。張彤很感激,謝過少婦,走出打印店。

張彤一邊走,一邊看手掌,沒想到又遇到了王立章。

王立章擦身過,看到張彤手上的彩打,感到好奇,扯過彩打,問是誰的手掌?張彤說是他父親的。王立章啊了一聲:“真是你父親的?”張彤不自卑,點點頭。王立章嘆息一聲:“破巴掌啊破巴掌。你父親人不高大,還挺牛哦,我叫他在公司做點事,他不干,帶頭告我污染環境;若不是我有點兒神通,真還要出些麻煩。看看,你父親這手掌整得如此破爛不堪。彤娃兒,把這彩打賣給我,出個價。”

張彤的臉蛋刷地漲紅,鼻子聳動,汗水都出來了。他想了想,一瞪眼:“王叔叔,我想看看你的手掌,行不行?”

王立章很大方,伸出自己白嫩的右手。

張彤指著王立章手掌上的魚際穴,一臉嚴肅,說:“這穴位叫魚際穴,媽媽說又叫咳嗽點。”張彤的圓臉恢復白皙,眼兒瞪得溜圓,“王叔叔,我可以保證,我爸爸下半輩子的手掌不會這樣破爛不堪,真的,我發誓。你兒子敢肯定你下半輩子手掌不會破爛不堪嗎?”

王立章先是一怔,然后大怒:“老子打,打爛你的嘴。”

張彤取回王立章手里的彩打,轉身便走。

張彤忽然站住,轉身喊道:“王叔叔,對不起,我剛才說錯了。”

王立章的身子哆嗦一下:“彤娃兒,我說話也有點兒過。上午,我真的不知你說的那,那穴位在哪里。”

張彤幾步走回去,朝王立章鞠個躬,將父親的“手掌”放在王立章的手上:“王叔叔,我爸爸的手掌不賣錢,送給你,上面有穴位。王叔叔,把你的手掌也打印一張出來送給我,行不行?”

王立章頭一伸:“為什么?”

張彤一臉微笑:“不為什么。我好保存著。”

大发二分彩-【彩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