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其他 > 正文

“其實一條街”的變遷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張渝揚     日  期:2019年7月22日

在位于北緯30度的川渝交界處,有一個行政邊緣地區。1912年建縣時她叫東安,后因與廣東一縣重名,又在潼川府之南遂改稱潼南。元至清末以前,潼南境內涪江、瓊江沿線分別隸屬普州、遂寧,篷溪幾個不同行政區域。作為原四川省貧困縣,即使在隸屬重慶以前,潼南也不時易主。離中心城市遠,受大城市輻射帶動弱,長期以來以農業生產為主,潼南一直處于落后封閉的“第三世界”。

1949年冬,喜迎解放的潼南人,在縣城城關鎮接龍橋邊,栽下了一棵黃桷樹幼苗。沐浴著新中國的陽光雨露,這棵扎根潼南最深的黃桷樹,雖然在20年前已隨舊城改造化為塵土,但它卻最能感知潼南城市的變化。

作為生于渝,長于斯的潼南人,我和這棵黃桷樹一樣,伴隨著新中國一路前行的足音,見證了潼南“其實一條街”的變遷。


我第一次隨母親到潼南縣城,是60年前的一個暑假,親眼目睹了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的潼城模樣。

因未趕上每天一趟從重慶到潼南的過路客車,我們只好沿綿璧公路步行到縣城城關鎮。當時的城關鎮背倚獅子山,面臨涪江河,東起接龍橋,西至鹽關埡口,碎石鋪成的街道,狹窄如帶,長約一公里,兩旁是一樓一底的穿逗瓦房門店,街上不時有市民到河邊挑水,還有農民擔著尿桶挨家挨戶收糞,火力發電廠濃煙滾滾。因供電量不足,只有機關單位才有電燈照明,居民家中只能用煤油點燈。一到夜晚,縣城漆黑一片,猶如偏僻的鄉場。

第二次到潼南縣城,是我下鄉落戶的1969年冬。在冰冷的寒風中,我乘車顛簸了兩個多小時才到當時的紀念碑廣場汽車站。街道及縣革委辦公樓墻上貼滿了“抓革命促生產”的大幅標語,三合土鋪成的街道雖已拓寬至3米,但收糞車依然沿街踽行,小巷垃圾遍地,污水橫流,正街坑洼不平,路燈昏暗。比起五十年代的潼城雖有一些發展,但我腳下依然是那條彎曲的長街。

1979年春,我從復興小學到縣文化倌參加業余創作會議,又來到久違的縣城。潼南人民自力更生修建的三塊石電站第一期裝機發電,不僅給縣城送來了光明,也給潼南增添了發展的動力。這時的縣城東起涼風埡,西至絲一廠,水泥鋪就的街道已拓寬至3.5米,街道兩旁也裝上了明亮的路燈。在金鴨壩、涼風埡等處還新建了不少的廠房和機關辦公樓,行走在春風拂面的長街上,我和文友來到接龍橋邊那棵繁茂的黃桷樹下聊天,憧憬改革開放給家鄉這座城市帶來更大的發展。

1984年9月,我調縣文教局工作,這時的梓潼鎮(原城關鎮)由于遭受了1981年特大洪災,沖毀了金鴨壩等臨江低洼帶的一些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用房,巳開始了拆舊建新的城市建設,沿街新修了縣電影院,潼南劇場、新華書店、文化館、圖書館和獅子山電視差轉臺等一大批文化設施,結合205省道潼南段改線,還新修了繞城水泥公路,改善了原來因綿壁公路穿城而過帶來的交通擁擠;“廁所革命”取代了收糞車,垃圾箱布遍街頭,市容市貌大為改觀,但每逢2、5、8趕場日,依然是以街為市,擁擠不堪。

難怪,潼城給人的印象是,一江碧水中伴隨著滄桑——破舊的街道,傾斜的瓦房,難行的寨子坡,飄搖的過河船。中國傳統縣城烙印深凹,農業社會痕跡厚凸——街窄,路曲,房擠,屋矮,格局單一,人稱七十(其實)一條街。


作為楊闇公烈士精神的發源地,第四任國家主席楊尚昆的故鄉,因誕生“楊氏三杰”而出名的“紅色高地”,潼南何時走出“城市洼地”,結束“其實一條街”的歷史?這樣的疑問,沉重地橫在每一個潼南人心頭。

1987年4月1日,人們永遠記住了這一組彌足珍貴的歷史鏡頭:從北京風塵仆仆回故鄉參加紀念3.31慘案六十周年活動暨楊闇公烈士陵園揭墓典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楊尚昆,不顧旅途勞累,一下車就在縣委書記的陪同下,走在縣城狹長的街道上,興致勃勃地觀賞在綠蔭掩映下的縣城新姿,深情地凝視著家鄉的一草一木,心情既高興又沉重。他高興的是,家鄉的變化很大,大得連游子回來也無法辨認;但沉重的是,和周邊地區的城市建設比,潼南還很落后。便對陪同的縣委同志說,你們要出去看一看,學學發達地區城市建設的經驗,把經濟搞上去。并揮毫題寫了“潼南奮進!”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

楊尚昆把對家鄉的厚望和深情寄托在字里行間。這是他離鄉62年后對家鄉的深情祝福。也是他希望潼南“宏揚先輩革命精神,振興烈士家鄉經濟”的殷殷囑托。

偉人的囑托猶如在耳。

如今,30多年過去了,潼南的城市建設如何呢!


彈指一揮間,如今的潼南,以加快“城市化”進程為引擎,一張藍圖干到底,已闖出一條城市建設的奮進之路。

如今的潼城,已從“其實一條街”發展為“一江兩岸三大片”(江南老城、江北新城、涼風埡新區)的高品質新城。據現任區城管局長李洋述介紹,潼城在建區面積從2.5平方公里擴展到40平方公里,是改革開放前的16倍;城區常住人口從5萬增加至35萬,是改革開放前的7倍。

天為華蓋,山為城基,水為裙裾。大佛晨曦,涪江晚霞,水天一色,四橋飛虹。青山綠水,給今天的潼城多了些田園景色和城市風韻。

昔日那經過百年風雨,岌岌可危的陋巷老屋,已隨主城東下北移化為塵埃,取而代之的,巳是一座具有生態文化風貌,宜業宜居宜游的打卡地。

1997年,我被抽調到縣舊城改造指揮部辦公室工作。當年的縣舊改辦就設在接龍橫街,我每天上下班都要從接龍橋邊的黃桷樹下經過。那棵經歷過半個世紀風雨,狀如云冠,根似龍爪的黃桷樹,不僅見證了舊城大拆遷的艱辛,也為新潼南奮進鋪路獻身。

經過舊城改造和主城東下北移,潼南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從此有了生機勃發的滄桑巨變——

重慶市首個“摘帽”的貧困縣;經濟增速排名重慶前列的發展新區;鐵路、高速,水運縱橫交錯的川渝快速通道,產業體系日趨完善的新工業基地,青山綠水簇擁的“巴蜀福地”,生態環境優美的“六養”勝地。獲評“國家衛生區”“全國首批現代農業示范區”“全國十佳生態旅游城市”“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示范區”“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地”“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中國民間文藝之鄉”,被譽為“西部菜都”“檸檬之都”“花園城市”“濱江城市”“田園城市”。


70年非凡歲月,潼南巨變寫滿廣袤大地。

從地圖上明顯可見,潼南位于重慶、成都兩大都市的交匯點。只是,她地處邊緣,猶如一片被撂荒的僻地,好似一塊待開發的熱土。

2007年通車的遂渝高速公路、遂渝快速鐵路,2016年運營的重慶北至潼南的定制列車,2018年運營的潼南至重慶的城際快車,極大帶動了潼南經濟社會發展,潼南正在從歷史上的邊緣區逆轉為渝蓉地區直線經濟走廊。不但為這座歷史悠久的古城新區帶來嶄新的城市風貌,而且展示了她不俗的文化品位。昔日那狹窄、彎曲的破爛街道早己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化為塵埃,完成了再造前的涅槃,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現代山水園林新城。

進入新時代,古老的潼城,也在悄然升級。

改革開放以來,重慶直轄讓潼南紅火過,城區東下北移讓潼南紅火過。崛起的江北新城讓潼南走出了“其實一條街”。但唯有2015年的撤縣設區,方使潼南發生脫胎換骨的根本變化,以重慶市轄區的新面貌躋身中國版圖。

此時,再回首,細細打量,潼城竟然那么迷人,活色生香呢。

潼城,這個養在深山的村姑,揭開面紗,儼然一位絕美的少女。

長期生活在這座城市的我, 不但喜歡用文字紀錄潼南,也喜歡用鏡頭捕捉潼南的精彩。在“川渝作家看潼南”的采風活動中,我和幾位重慶作家在時任區城建委主任李洋述引領下,從蓮花大橋過河繞潼城一圈, 進而發現,從不同的角度看位絕美的少女, 有不同的美感, 不同的韻味, 不同的感覺。

鏡頭一:站在江北新城極目遠望,碧波千頃,奔騰而來的涪江,在潼城轉彎,滾滾向前,奔向嘉陵江與長江牽手,那是潼城這位少女邁向明天的嶄新身姿。

鏡頭二:從涪江大橋北岸細看, 外灘·國際城猶如尊貴時尚的解放碑。斯處涪江河畔,獨享臨江一線寬闊視野,飽覽如詩如畫自然景觀。美食購物一站式,風情中央商業街,保利影院文化名片。象外灘·國際城這樣的高端樓盤和花園小區,在潼城星落棋布、是標志性地標的璀燦明珠,象征著潼城這位少女的獨特魅力。

鏡頭三:在蓮花大橋南橋頭樓頂俯瞰, 江北新城和涼風埡新區猶如巨大的現代高層建筑的沙盤。在這個沙盤上,華宇鱗次櫛比、高樓層層疊疊,能看到新華·加新花園的影子,能看到卓然·水晶的影子,能看到隆鑫中央大街的影子,能看到鷗鵬·潼南天地的影子……仿佛潼城所有著名的高層建筑都集中在這里。這些密集挺拔的建筑,猶如潼南的脊梁,一根根嵌入地下,聳入云天,展示著潼南城市的發展,凸現出潼城這位少女的健美肌體。

鏡頭四:在金佛大橋北橋頭眺望,大佛寺景區丹巖疊翠,禪林凈域宛若人間仙景。巍巍金佛,名冠中華。摩巖造像,巍峨壯觀。猶如金山端坐山崖,笑視天下,閱盡人間春色、無論世道萬變,它亦千古不變,其不變不衰的生命,展示了潼城這位少女的精神風貌。

毋庸置疑,室內飾金大佛,是中國一處壯觀的珍貴歷史遺存。

鏡頭五:在東安大橋夜觀,創業大道猶如長鏈串起潼南國家高新區金星璀燦,一排排廠房鱗次櫛比。作為潼南新型工業基地,這里承載著潼南人創新創業的輝煌記憶,深圳寶捷訊集團造出了第一部“寶捷”雙面視屏手機,匯達·檸檬公司產出了第一瓶檸檬飲品,巨科環保公司研制了第一批污水污泥處理設備……

從2007年潼南工業園區批準設立,到2016年升級為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4+1”科技產業集群,使潼南從傳統農業大縣向綜合性的新興經濟強區轉型,成為渝蓉帶新型工業基地。那是潼城這位少女走向成熟的希冀。

外圍觀潼城如此壯觀,深入到腹心觀潼城又如何呢?

鏡頭六:入夜的涪江大橋。改建后以它單塔斜拉索花瓶式的宏偉造形,七彩霓虹編織出一幅水天一體的絢麗畫卷,又宛若璀燦的流動云錦,與尚昆主席題寫的橋名碑交織,成為一道蘊涵別致的城市風景。那是潼城這位少女的嬌美容顏。

鏡頭七:潼南人民生態公園。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生前應潼南之請,為之親筆題名的這座公園,是由原城區內鹿鼎湖黑臭水體治理而成,集景觀綠化,休閑健身等于一體的又一處居民休閑的公共綠地。園內亭臺樓閣掩映水中,走廊迂迥曲折自然天成。那是潼南這位少女的動人風韻。

鏡頭八:“時光長廊”。是誰想到這么一個詩意名字?綠意如微雨,馨香濕人衣。小樹林間華燈閃亮,健身步道色彩斑斕。那是睡仙陳摶的呼吸,那是女詩人陶香九的芬芳,氳氤著你憶舊的鄉愁,濡潤著你懷春的心田。那是潼南這位少女的澄澈眼眸。

鏡頭九:涪江國家濕地公園。放眼望去,陽光透過公園茂密的樹葉映在地上,樹影斑駁,郁郁蔥蔥。市民們在公園親水步道散步聊天,十分愜意;兒童們在花木中嬉戲打鬧,不亦樂乎。作為一座城市的名片,公園如同一幅長長的畫卷,映射著整個城市的前行與發展。公園使潼南“山、水、城”交相輝映,“人、園、景”相得益彰,市民的生活質量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的幸福感持續攀升。夏日涼風,給這座煥發青春的花園城市帶來絲絲綠意,歷史在的拍岸聲中慢慢流淌。取代三塊石水電站的涪江航電樞紐,不但打造了18公里親水岸線、10平方公里的寬景水域,托起“兩江過境、一水穿城”的“涪江印象”,而且提升了水韻潼城的品質形象。那是潼南這位少女的青春氣質。


隨著重慶市委、市政府賦予潼南“100平方公里、100萬人口”中等城市的戰略定位,掀開了潼南撤縣設區后的歷史新篇章。潼南這塊具有悠久歷史和光榮革命傳統的豐土吉壤,正跳出以往的開發建設模式,逐漸成為重慶內陸開放高地建設的重要支點,譜寫城市建設和管理的新傳奇:

——內暢外聯的立體交通體系。橫貫東西的渝遂快速鐵路、高速公路,暢通南北的潼榮高速公路,在建中的合潼安高速公路、蘭渝高鐵、市郊鐵路、渝遂高速擴能、涪江黃金水道、通用航空機場,構建“四高三鐵一江一機場”立體交通格局。

——暢達城區內部的環線路網。立足暢通“主動脈”,消除“中梗阻”,打通“斷頭路”,疏通“微循環”。連通新老城區的潼南大道、奮進大道、橋南大道、金佛大道、巴渝大道、如潼城動脈縱橫一江兩岸三大片城區;產業大道、繞城路、世紀大道、站前大道形成的城市外環;像騰飛巨龍穿越潼城全境;

——精細管理提升城市品質。據區城管局負責人介紹,在實施城市提升行動中,潼南立足建設功能配套完善的高品質城市,圍繞干凈整潔有序、山青水秀城美、宜業宜居宜游,堅持精細化、智能化、人性化、常態化“馬路辦公”,推進城市綜合管理。提什市民高品質生活

——行千里,致廣大。遂渝高鐵火車站改造、通用機場建設,擴大了潼南樞紐型城市功能,使其由交通的“總塞口”變為“總樞紐”。拉近了成都和重慶這兩個西南大城市間的距離。將所經之地特別是像潼南等地處偏遠的“第三世界”融入了“渝蓉經濟帶樞樞城市”;而即將開工建設的重慶-潼南-南充-蘭州的渝蘭鐵路,成為國家西部大開發的一項標志性工程。它的在建,無疑是獻給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一份厚禮,正改變著潼南在西部經濟版圖上的坐標。

黃桷有幸。當年潼南人在老城接龍橋邊栽下的那棵黃桷樹,雖然在舊城改造中化為塵土,但隨著生態城市的建成,它早已涅槃重生,化為千頃碧綠,成為重慶市市樹,潼南城市的生態屏障。

退休后,我最愜意的事就是牽著兩個孫子,徜徉在大佛濕地公園的黃桷樹林蔭下,感受這座永遠充滿生機活力的潼城那跳動的脈搏……

“夢一樣的“潼城”/展翅飛翔/俯視涪水/映出新城倒影/返穿古鎮/傳來千秋濤聲/東安挽起兩江手臂/大佛笑迎四方嘉賓/撤縣設區/提速經濟發展/“雙百”宏圖/不斷向天邊伸延/這就是潼南新城/寫在大地的詩行/崛起的雄文!”這首詩,正是潼南“其實一條街”變遷的生動寫照。

古語說,蓄之既久,其發必速。潼南的昨天準備了潼南的今天,潼南的今天又準備著未來更加輝煌的愿景。這座年輕的市轄區,正以她旺盛精氣神,踏著新時代的節拍,和著共和國70年奮進的頻律,邁開她奮進的步伐,向世界展示她那田園城市的風姿,那花園城市的風韻,那決勝全面小康的風彩……

大发二分彩-【彩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