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詩歌 > 正文

遷徙(組詩)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王淋     日  期:2019年8月20日


七月,城市啟程
向低海拔的烤爐快速移動
連日大雨也改變不了它的行程
酷暑大軍壓境,很快
日子就將被圍困進
密不透風的空調堡壘

遷徙是必然的,尤其
對于過了而立之年的鳥類
海拔1300是硬指標,首選
仙女山,這里的
高山林莽最適合棲息

不能說是遠涉
仙女山雖高,但很近
近得踩一腳油門就能登頂
所以這一次遷徙只是登高
只是上升到涼風放牧白云的地方
所以沿途未遇悲壯的河流
也未遇暴虐的閃電鷹隼

而仙女山慈悲如佛
知道我們是逃逸而來
便拿出珍藏了許多朝代的水墨丹青
慰藉我們,那飄逸的云霧
蘸著鳥鳴,蘸著清風
蘸著藍天,蘸著深淺不一的綠
一掃我們身上的憋悶


  仙女山

這當然是上天賜予凡間的仙女
一場大雨之后,一襲鮮亮綠衣
玲瓏曲線被云霧水袖半掩
樹葉和草尖的水珠以及流泉
顧盼生輝,無疑是最美的古典眼神
清脆的鳥鳴,帶著出浴的歡欣
風兒吐氣如蘭。我被牽引
從山外到山里,山腳到山頂
一路追尋

那些飄蕩在山谷的傳說
是神一樣的存在,我呼,山應
我沿著溪流上溯,想象附體董永
或者衣袂翩翩策馬草場的追風少年

薄暮,月亮探出峰巒
踏著淡淡月輝,我們徜徉林間
我指你看月里的云翳
講那些絕美的愛情故事
你挽著我流連花徑
我沿著你的目光采擷
編成你滿心歡喜的花冠

而蟬鳴和蛙鼓此起彼落
像祝福,像贊嘆
我知道,在仙女山
仙女,早已在我身邊


  瓦廠灣

如果山峰是一株大樹
從樹梢往下看,瓦廠灣民居
像綠葉簇擁的花卉,也像
養蜂人放置的蜂箱
(我更喜歡后者,這與仙女山人的
生存狀態有關)

瓦廠灣是一個站名
仙女山公交四號線途徑此地
據一位膚色與泥土完全一致的
當地老人說,這里過去叫鹿子堡
可惜那些精靈,現在只能偶爾
在變形的云朵上看到
后來的瓦廠也被風刮走了
(從茅屋到瓦房的漫長白晝
被城鎮化推入了遲暮)
曾經的大瓦房占統治地位的朝代
崩塌了。只留下一個站牌
像落日的最后一絲念想

而仙女山聚集起更龐大的植物群落
以更蔥郁的綠,更清澈的風和水
更絢爛的花,更純凈的雪
生長在藍天下,云霧中


  拂曉

厚重的窗簾擋不住拂曉
就像帷幕擋不住舞臺
當蛙鼓和蟲鳴偃旗息鼓
鳥啼喚醒熹微

在仙女山,拂曉是多聲部的
樹冠上的鳥啼是領唱
樹干和根部,草叢和水邊的蟲鳴蛙鼓
以及山腳遠遠的馬達,屬于低聲部

晨曦和風是舞臺監督,霧為效果
它們負責定調,主題為綠
遠山浮出水面,樹林和路邊的太陽花
在晨光漸強的旋律里輕輕舞蹈

露水會準時出現,沿葉脈散步
就像是大山的淚痕
大山如此多情,尤其是在
日出之前


  仙女谷

立秋之后,仙女谷更加神秘
晨霧包裹著河面
我逆流而上,深入林莽
也就誤入了仙女的閨房

在早晨的草尖花蕾和樹葉上
我看到仙女亮晶晶的誕生,及至
涓涓細流匯成冰清玉潔的小河
天生就會唱歌跳舞的仙女就此養成

很多車守在谷口,很多
帳篷支在河邊,吊床綁在樹上
手風琴和吉他在等候晚風
等候谷里升起月亮

這是周末,年輕的渴慕者來去匆匆
而我的秋季無所謂周末
就駐守谷中,天天戲水
與我的小河妹妹耳鬢廝磨


  大草原

關鍵是我所眷戀的紅塵
總是讓人汗流浹背
好在我幾乎窮盡一生
終于從賭局撤退

扎根在額頭和眼角的山川
隱藏著故事的結局,我選擇
與花哨而殘忍的都市分手
移情別戀高山大海和草原

塔柏和云霧的門庭很深
為大家閨秀平添幾分神秘
我的揣測像隨行的山路和云霧
當你出現,我一望,你無垠

讓那些絕望見鬼去吧
我原諒你們,那些毫無勝算的日子
我要在青草和水邊安營扎寨
像原住民牛馬羊一樣,沐浴涼風和陽光

等到月亮升起,我會在水邊拉琴
誘月亮來水面陶醉。偶爾傳來的
牲畜夜鳴,讓我開始憐憫孤單的霓虹
連同那些燈紅酒綠的章節

浸泡在月光和涼風里
我觸到了草葉23度的體溫
把酒杯換成茶杯真好
把畫地為牢換成詩的遠方真好


  石榴花

避開嘈雜,避開正午的太陽
去邂逅七月的山風

石榴花鮮紅,紅得讓人無語
躲在繁茂的枝葉,她的羞澀
跳出仙女山的薄暮
任晚風輕輕撫摸

我們就這樣相遇
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愛情
我站在樹下,突然想起
拜倒在石榴裙下

一愣神的工夫,暮色就來插足
你漸漸沒入夜的潮水
我呆在原地,心底的哀傷
像滿山滿嶺的月光

我知道不能帶你回家
你屬于山路,屬于七月
這樣想著的時候,仿佛看到
你在黎明時的滿臉淚珠


  夜雨

黃昏時山頂的閃電
擊中了烏云的淚腺
她哭了,哭得稀里嘩啦
哭得天昏地暗

整整一夜,她的哭聲
淹沒了蛙鼓蟲鳴
只有死了親人
才會如此悲慟

又一片林子倒下了
還有灌木,花草,鳥鳴
這些被扼殺的生靈,昨天還開著pat
都是她的至親

裸露的山地像頭上的疤瘌
控訴著入侵者的野蠻行徑
這徹夜痛哭的夜雨
祭奠著往日的滿頭青絲


  和尚山

遂想起宋朝的那位活佛
搖著蒲扇云游四海
到了懶壩,此地正合佛意
便背靠藍天,打坐入定

徒兒遠遠站著,不即不離
彩虹即是佛光,升起在佛帽之上
山風吐納云霧,仿佛香煙
裊娜著自在吉祥

都說壽比南山,那是癡心妄想
肉體凡胎的一生,不過短短幾十載
人家往那兒一站,就是億萬年
生活在時間之上,四季即是情感

也罷,這凡塵俗世太過狼狽
狼狽得讓人無法安睡。何不
在和尚山下,擇一僻靜處所
聽花開花謝,看云起云落


  跑馬場

我慕名而來,就想聽
狂奔的馬蹄卷起塵土,掀起
體內的波濤,而你
把巨大的橢圓形寂靜橫陳山上
剝落的油漆和銹蝕的欄桿
像破舊的衣衫,也像一些小嘴唇
說著境遇的不堪,瘋長的野草
舉著小白花滿場默哀
那些積水,像哀傷的眼淚

而我站在空曠中央,環顧四周
發現看臺上擠滿了陽光
大樹在場外列隊,遠處
群山揚起白云的鬃毛,正在奮蹄
其實,寂寞和榮耀是一對姊妹花
就像失敗和成功。只要懷揣夢想
就像仙女山懷揣跑馬場,誰能說
那些駿馬不心向往之


  太陽花

每天與你見面,早晨和傍晚
在后槽的路邊,我的視線和你的嬌艷
總是相談甚歡

我們邊走邊聊,先是你的故鄉
南美的巴西和阿根廷
聊到了寬沿帽上的陽光
扭個不停的桑巴舞和探戈
聊到了足球,綠茵場上的太陽
聊到了人浪,就像你
在風中的舞蹈一樣

暮色四合,我們會聊到你的關閉
聊到馬爾維納斯群島那次重傷

聊得最多的,是
美的無國界,無種族,無地域
我們聊到了遠涉重洋的遷徙
聊到了移民問題,聊到了
仙女山宜人的海拔高度和植被

我知道,你的美麗驚動了仙女山
是六到九月最熱鬧的話題
無論是待在原處的山巖水塘和植物
還是行走的小溪,動物,風雨和云霧
都拿你當朋友,驅散了你的違和感
支持你用奔放的身體說一些
讓人開心的方言漢語
 

大发二分彩-【彩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