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嘿嘿,強雯沒有拉稀擺帶

——讀《重慶人絕不拉稀擺帶》想說的話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劉陽     日  期:2019年9月12日

先說點題外話。

前不久強雯推開我辦公室,細聲細氣說,劉老師,這是我的一本新書,準備開個研討會。你看一下。

聽說強雯剛接替阿蠻出任渝中區作協主席,我對渝中區文聯鐘主席說,她能夠勝任!我的話絕非沖口而出,而是基于對強雯的了解。希望強雯能接過接力棒,把渝中文學進一步提升和推廣。

小小身材的強雯,具有大潛能,大能量,這種潛能和能量,其實就是她具有的文學的力量。

我平時關注強雯,說是一種高看,其實有時真小看了她。

讀強雯的這本新書,我有一種難以抑制的重慶方言言子狂歡的感受。享受了一次重慶方言大餐。我的這種狂歡有強烈的主觀性。十幾年來,看著強雯在創作的道路上不停地走,步履堅實。很欣慰!很欣喜!以至于讀到她的新書一下子有狂歡的釋放。這其中有意想不到她居然寫了這樣一本書。這樣一本帶有地域文化研究,字里行間又不失強雯式的文學性的散文集。據說她花了兩三年時間來完成這部書稿,其間的準備和下的功夫,從這本書的質量上基本可以想象,不容易!都說老夫聊發少年狂!老婦我又何嘗不可以此狂歡一下!我的狂歡是覺得很值得為強雯狂歡!嘿嘿,強雯沒有拉稀擺帶。

主觀性源于客觀性。這客觀,即是文學的客觀。

這是一本散文集,相貌雖很市場,骨子還是很文學。這個集子有多層外衣,值得我們警覺。一是語言包裝的外衣,“一座網紅城市的靈魂密碼”,“網紅”是一件外衣,新奇的外衣。新奇得我打不出這個詞匯,而這又是一個市場熱賣的詞匯,以致成為重慶的營銷熱詞,多少人為重慶成為“網紅”而歡呼;一是書籍裝幀包裝的外衣,腰封、護封。眼花繚亂,熱鬧吆喝,大有“呵包打雜”推銷之勢。這兩件外衣,值得我們警惕,我們不應跟在后面起哄。

其實把腰封、護封去掉,就還原了一本干干凈凈、安安靜靜的書籍。強雯在書的扉頁手寫了一句話“重慶方言中的中國智慧”,這句話我很喜歡。

來說說這本書的文學文學價值或者文化價值。

這本書寫重慶的方言。言子。

方言擁有強勁的生命力和廣泛的影響力。方言深刻地影響著人們的審美觀念,它給創作者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也對漢語規范表達方式造成了沖擊,給創作者提出一大難題。強雯長于寫小說,小說語言極好,我想它寫這本重慶方言,是她對語言的一種敬意。與此同時,也讓她接觸到更廣闊的生活,即廣闊的底層,廣闊的民間。

在這本散文中,每個方言都可見人物,有人物自然就有性格。一個個重慶人的生活日常躍然紙上,重慶人的秉性、氣質躍然紙上。實現了重慶人日常生活中的、多元的審美大眾化,使人會心叫絕。文學始終存在于人類的情感表現需求,強雯為重慶人火熱的生活書寫,有一種極強的文化擔當情懷。所以我覺得此書很有意思,很有意義。

那么靜下來想。這場方言“狂歡”究竟是為讀者提供了真正的審美享受,還是僅僅在出版運作下實現審美消費的“烏托邦”?如果說我們慣常用崇高來界定美,那么對應該書我們又如何去定義崇高、定義美呢?尤其是在這樣的情形下,當文學的平民視角已成為如強雯這本書這樣一種事實,文學的形象也由原來的崇高逐漸轉化為平凡的甚至是渺小的人生,之前所維護的崇高審美是否可以一如既往展示出崇高的價值,還能給人以美的啟迪?我們讀這本書可以得見,這里不再是單一崇拜高大偉岸的英雄形象(英雄形象當然不是高大全形象),而將目光更多地投向操著濃重的重慶方言的平民,崇高審美已然轉化為平凡平實的審美。日常生活審美化、審美大眾化是把雙刃劍,它在一定程度上豐富了美的內涵和美的形式,卻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美的崇高性。而讀這本書,我們并非只有一時之樂的快感享受,并非一味地沉淪于日常生活的瑣碎,經強雯的兼顧、調和,以及不俗的文學表現的道法,其中對審美的追求,強雯實現了選擇自我價值的一條創作途徑的嘗試。她遵循創作的基本規律,使此書未失文學的美感與尊嚴,文學的崇高感亦依然未減。

這也使我想到,廟堂與民間,這樣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這個問題此處打住不談。擇時再議。

創作要有生活的底蘊,要有文化的血脈。強雯居于民間完成了一次對地域文化傳統的尊重和敬意;完成了一次為重慶人代言為重慶人正名的散文實踐。

總之,讀《重慶人絕不拉稀擺帶》,如讀強雯的小說,深感她具有極強創作潛力。最得我欣賞的是她創作中一脈相承的東西,不落窠臼,不落俗套,不人云亦云,不假大空;再有就是語言好敘述好,文本幽默生動。除了這些,還需說什么呢。期待吧!不變的期待!期待強雯在接下來的創作中突破自我,創作出更多的佳作,創作出更好的小說!


大发二分彩-【彩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