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專欄 > 抗疫 > 正文

戰“疫”有我 重慶作家在行動(六十四)朱一平:疫情二月眾親千里購藥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朱一平    日  期:2020年3月25日      

    前言:沒有被禁錮的城,只有全力抗“疫”的心!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戰斗中,為打贏防疫攻堅戰,重慶本土作家們以筆為槍,用文學作品凝聚人心、鼓舞士氣、傳遞真情,投入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

 

 

 

微信圖片_20200219163837.jpg


  

疫情二月眾親千里購藥

文/朱一平

 

2020年的春節,讓中國人幾輩子都難忘。除夕前一天,武漢宣布封城了——為了有效切斷新冠病毒傳播途徑,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封城!封城!團年在即春節在即,一下讓人懵圈了。非典也沒有封城呀?這次疫情該是何等兇猛。

那時,方艙醫院還在夜以繼日的建設中,各地醫療隊伍正陸續馳援武漢。還沒有找到有效治療病毒的藥物,每天有很多的人被感染……

突然,二月初的一天夜里,“親人大團聚”圈里的武漢親戚中,有父女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向五湖四海的親戚緊急求購有關藥品。

“親人大團聚”圈是2019年上半年才建立的。緣起我二姐和二姐夫,倡議朱家與姐夫宋家兄弟姐妹們到常州大團聚。大家平均年齡都在八十歲,最小的也花甲有余,且分散在全國各地,一生見面的次數是可數的,但血緣磁場如此強大,只要一聲召喚,朱宋兩家兄弟姐妹們便如歸巢大雁浩浩蕩蕩欣然前往。

求藥的是宋四哥。近八十歲的他健康開朗,見人便笑,夫人則顯得孱弱。宋四哥中專畢業后被分配到武漢郵電系統工作并安家,幾十年開枝散葉,兒孫滿堂,其樂融融。他大女兒小敏是武漢一家醫院放射科醫生,疫情來臨,便積極參與到了一線工作,那時防護設備不足,病人蜂擁,每天要做400多病人的CT,沒有片刻休息,直到累得支撐不住了,才回到家里,倒頭便睡,昏睡了兩天兩夜,還是起不了床,渾身乏力惡心,一量體溫,高燒了!一家人瞬間緊張,趕緊量體溫,宋四哥低燒,老伴與女婿正常。于是立馬分頭行動,請小女兒小青來接老伴前往其家;讓女婿送小敏和自己前往醫院。掛了急診,畢竟是一線下來的醫生,得到及時診斷,小敏癥狀嚴重必須馬上住院;宋四哥只是低燒,讓其回家自我觀察隔離。宋四哥與女婿無奈告別小敏,女婿不甘心,拉著老丈人見醫院就停車,只見人山人海連號都難以掛上,醫院的工作人員明確告訴他們,每天都有幾百人通宵達旦在醫院內外等床位。

奔波一天的翁婿兩人,失望而疲憊地回到家。

宋四哥一天三五次量體溫,把家里的退燒抗病毒藥都吃了,低燒還是糾纏不去,小敏已確診感染,在醫院也缺藥。于是只好求助常州和上海的侄女侄男。侄女去問了醫院,答相關藥物都支援武漢了。上海的侄子一家還在新加坡。無奈,常州侄女小蘭才在“親人大團聚”廣撒求助帖,向分散在全國各地的親人求藥。雖然疫情如鉛云盤旋,如達斯克摩劍高懸,讓人擔驚受怕,但還不能感同身受。侄女的SOS讓人驚魂讓人痛心讓人驕傲,居然親戚中也有奮戰在疫情第一線的勇士;痛心的是怎么被感染了呢!一會功夫親人們問候的問候,尋藥的尋藥,為武漢親人傾情傾力。

我馬上投入買藥的行動之中,感覺自己也在為抗擊疫情出力。我不顧已是夜晚,微信聯系了歌樂山一家藥房老板,他回答:“店里有其中兩種藥,另外一種要過幾天才送上山來”。我說先買有的,其余的來了再買。過了一會兒,他說他明天下山去取,下午三種藥一起寄出。我想到疫情這么嚴重,他腿不好且年輕,又只有坐公交車,病毒無處不在,風險太大了,不忍心,說叫其他人去吧。他說店里只有他一人,其他人現在回不來。他還說,朱嬢嬢,我曉得武漢缺藥。

接著我又聯系了順豐快遞員,讓他明天下午到藥店去取藥,盡快送走。快遞員也答應得很爽快。

第二天一早,我遠在遵義的83歲老姐,也拄著拐杖帶著口罩出門了,向街上開了門的藥店尋藥。老姐腰椎和胸椎都做過手術,小腦也有點萎縮,走路不穩,但為了宋四哥也毅然決然親自出門買藥。平常市井氣浪喧騰的街道,寒風穿梭,關門閉戶,幾乎無人,老姐仿佛古道西風中的瘦馬,更像抗擊疫情的老將,孤獨堅定地在街上走著。老姐在遵義有健康的老伴、女兒和外孫,但當了一輩子內科醫生的她知道流行病的厲害,她不愿意親人們冒被感染的風險,她決心一人承擔。掃街尋藥無果。老姐又鼓足精神拖著病軀踽踽走向遵義護城河大橋,到河對面的醫院去買藥。

宋四哥的弟弟,也冒著風險帶著兩個口罩義無反顧地奔走在重慶醫藥公司和醫院之間,憑著幾十年前替朋友排憂解難積的善德向其求助,朋友竭盡全力,找了數人到醫院掛號,到醫藥公司買藥,才買齊了宋四哥所需的藥。加上朱家買的,已經綽綽有余,趕緊全部讓順豐快遞航空寄走。藥費由其弟弟和我二姐夫主動買單,宋四哥堅決不收,在微信上轉來退去的,后來在大家的勸說下才罷了。

我們將藥寄走的消息微信宋四哥,他打出了感激的笑臉,向我們表示真誠的感謝,說我們是他們的救命恩人。我們說,親人圈里都是親人,是分內之事,客氣了,就見外了。

接下來就是每天幾次跟蹤藥品的足跡了,好在飛機沒有阻隔,藥品第二天上午就到了武漢郊外的集合站,以為下午就可以到達宋四哥家,結果第三天才收到。

藥品終于到了宋四哥手里,接下來就看療效了。

一個多星期過去了,宋四哥不低燒了,小敏也輕松多了。前不久,宋四哥說小敏已經痊愈回家隔離休養。最近,宋四哥又說,他們沒有吃完的藥,都送給了急需的人,特別強調我們寄去的藥救了好多人。我們覺得言重了。其實,眾所周知,還沒特別有針對性的藥品,痊愈還得靠自身的免疫力。但宋四哥說,在病毒肆虐缺醫少藥家里有病人的那段日子里,讓人多么灰心喪氣絕望難熬,一句安慰的話語,一片相關的藥,都是支撐自己免疫力強大起來的動力,親人圈的親人們太給力了,是親人們給了他戰勝病魔的信心,是親人們救了他,要永生銘記。

 

 

 

上期精彩回顧》》》

戰“疫”有我 重慶作家在行動(六十二)李燕燕 羅 楊:抗疫“姐妹團”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