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其他 > 正文

戰“疫”有我 重慶作家在行動(七十六)周鵬程:春天的花絮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周鵬程    日  期:2020年4月14日     

 

    前言:沒有被禁錮的城,只有全力抗“疫”的心!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戰斗中,為打贏防疫攻堅戰,重慶本土作家們以筆為槍,用文學作品凝聚人心、鼓舞士氣、傳遞真情,投入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

 

 

 

微信圖片_20200219163837.jpg

 

春天的花絮
文/周鵬程


    一條江上的兩座城市,猶如一條血脈相連的兩位兄弟。早春二月沿著江邊緩緩來了,新年的萬紫千紅忙著復蘇。
    一個兄弟病了,另一個兄弟去幫他。一個兄弟叫武漢,另一個兄弟叫重慶。

                              
    2020年2月13日下午1點,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大門口停著4輛大巴車,乘客非常特別——160名醫護人員,白衣戰士!大巴車將把他們轉運到江北機場,然后坐飛機火速馳援武漢。
    這是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第四次派出醫護人員,也是重慶市第八批支援湖北醫療隊。
    但是,再出征,情更濃,意更切。
    前來送行的人群里,同一個聲音在回蕩:你們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們!
    在出征醫護人員濕潤的眼睛里折射出一種堅定的信念:放心吧,我們一定把新型冠狀病毒趕出人類的身體!
    這是一位父親因遠在宜賓老家,沒有親自來送行,發給女兒羅夢玲的短信:“爸爸36年前參軍到中越邊境,走向硝煙彌漫的戰場,戰斗在第一線,保家衛國。今天你走向沒有硝煙的戰場,武漢抗疫第一線,都是一樣的光榮!女兒,你到武漢抗疫一線,既要把抗疫救人作為首要任務,同時要保護好自己不受病毒侵害,這才是最好的戰果。爸爸、媽媽在家等你凱旋、勝利、健康歸來。女兒加油!”
    感染科副教授蔡佳,他剛解除醫學觀察不久,2月12日回到家中,當晚電話就來了:“馳援武漢,你愿意去嗎?”“我愿意。”蔡佳沒半點猶豫就同意了,因為他就是武漢人,他爸媽也在武漢,他從大學到博士都是在武漢大學讀的,疫情發生后,他那一批的同學都從全國各地奔向了武漢進行救援,這也算一次別樣的同學會,他說他不應該缺席。
    再看看蔡佳被隔離的原因:1月23日凌晨1點多,蔡佳接診了一名發熱患者,該患者剛從武漢回來,蔡佳立即警覺起來,將她收治入院。經過核酸檢測,該女子確診為新冠肺炎,這也是重醫附一院接診的首例確診病例。他原計劃23日的飛機回武漢看望父母,妻子也從韓國飛回武漢。因為疫情,蔡佳不得不退了回家的機票,妻子也直接飛到重慶,準備就在重慶過年。可是,1月23日上午,蔡佳不得不開始六天的隔離,因為他與首例確診病例有過接觸。
    “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可是,今年二月的江城還好嗎?五月,又將有多少“李白”在黃鶴樓上吟唱?

 


    武漢的春天在冰封里掙扎,白色是這個城市今年的流行。
    這里,我們來聽方艙醫院里“千紙鶴”的故事。
    2月14日,武漢,雪。重慶第四批支援湖北醫療隊護理組商量,每人疊十個千紙鶴,寫上祝福語,送給自己的管床患者。
    齊建偉不會疊千紙鶴,只好在工作間隙,抽空到網上自學。他說學起來倒也不難,重要的是這份心意吧。他們入倉后,將疊好的千紙鶴一一送給所管的病人。
    一位姑娘神情十分憂郁,一直沉默,幾乎不和其他人主動交談,特別引人注意。齊建偉走過去和她主動說話,才知道,她是1991年出生的,和齊建偉還是老鄉,都來自湖北隨州;她父親因為這次疫情剛去世,自己在方艙醫院隔離治療。齊建偉心里很難受,她這么年輕,父親肯定年齡也不大。她獨自承受著父親離世帶來的巨大傷痛,一個人在方艙治療,一定特別想念家人。齊建偉不知道說什么話能讓她心里好受點,他只是想到了心底牢記的那句話: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齊建偉告訴她:“一切都會過去的,現在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送你一個我自己疊的千紙鶴,祝愿你早日康復!”那個姑娘不會疊千紙鶴,說也想學一下,齊建偉就把剛學會的折法又教給了她。沒想到,她把自己疊的寫滿祝福語的千紙鶴又送給了齊建偉。
    看到他們現場疊千紙鶴,有的病人也要跟著一起學,寒風中的方艙醫院,涌起了一陣溫暖。每只千紙鶴都承載了重慶援鄂所有醫護人員對病人的美好祝愿。病人們除了面對身體上的疼痛,還要應對心理上的巨大壓力。“希望通過教他們疊千紙鶴,拉近病人和醫護人員之間的距離,讓他們知道我們值得托付和信任,能夠重拾微笑、樹立戰勝病毒的信心。”這就是齊建偉的心愿。
    千紙鶴是一個美麗的傳說,也是一種美好的祝福。但愿它把所有人的心愿實現!“千紙鶴,千顆心,在風里飛,我的心,不后悔,折折疊疊都是為了你......”

 


    雖然,武漢病了。但是,武漢不孤獨。
    別哭!我們來了!
    2月14日下午,重慶援鄂第八批醫療隊隊員張彥,隨隊來到武漢市第一醫院,恰巧和大學同學喻小紅重逢。張彥是重醫大附一院腫瘤科護士,曾在武漢讀書五年,與喻小紅是同宿舍的好友。老同學在抗疫一線久別重逢,相擁而泣,互相加油鼓勁兒:“別哭,別哭,勇敢一點,我們都來幫助你們!”
    像這樣的感動,在武漢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這哪里是眼淚,這分明是春天飛舞的花絮。
    前幾日詩友張涌發來感嘆:獨對軒窗獨自愁,洶洶疫瘴幾時休?春風已到江城岸,招我重登黃鶴樓。
    是啊,我們一定能重登黃鶴樓,眺望悠悠白云。
    “我是一名有26年黨齡的黨員,也是一名轉業軍人,我必須去!”重醫附一院心血管內科副主任醫師高凌云在請戰書中這樣寫道。
    每一份請戰書的下面,都是一顆滾燙的心。17年前,非典疫情蔓延,高凌云就曾主動請戰出征,但因為孩子未滿周歲,最終醫院沒有通過高凌云的請戰書。
    面對湖北暴發的疫情,高凌云又在2月7日、2月13日接連請戰,現在終于如愿加入重慶第八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前往武漢戰“疫”。
    在抗疫一線,常常有一些小溫暖。
    “ 這個生日滿滿的感動,終身難忘”,重醫附一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馳援武漢的隊員吳開強是一名水電工,他負責維修和保障“方艙醫院”4臺專業車輛。2月8日元宵節,吳師傅在駐地過了一個非常有意義的生日。 一根普通的蠟燭,一個圓圓的蘋果代替了生日蠟燭和生日蛋糕。吳師傅回憶起生日的場景,還有些感動。當天晚上,醫療隊通知他開會,到了現場,才發現除了在上班的隊員,駐地的領導和同事們都來了,大家齊唱生日歌,送上了生日祝福。
    “江南二月風雨過,梅花開盡杏花紅。”靜靜的二月,如水的二月,愿更多的花兒漫天飛舞!愿二月過后的春天萬紫千紅!
  

 

 

 

上期精彩回顧》》》

戰“疫”有我 重慶作家在行動(七十四)鄧玉霞:隔離病房里的“大白”們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