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應物兄》:用小說家的視野寫出了哲學家的思想高度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樊小毛    日  期:2020年6月4日     



 

 

在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授獎辭中用了“龐雜、繁復、淵博”三個詞語來評價長篇小說《應物兄》。當我讀完,發現李洱先生試圖通過小說來向世人精彩描寫中國的傳統文化,比如:儒學、道學、佛學等,特別是儒學,給我的直接感受就是重讀了一遍《論語》。從字里行間,不難窺探出其創作初衷無非就是在為孔子畫像,更多的卻是在為現當代的知識分子畫像。

有人說《應物兄》里普及著很多“應物”所需的知識,比如:儒學、道學、佛學、西方哲學、生物學、建筑學、語言學、歷史學、堪輿學、藝術、醫學、書法、植物、動物、器物、食物等,仿佛在編寫一部百科全書。可我從整體上看,這些知識的靈活運用是在為書寫“儒學”這個宏大知識體系服務的。

畢竟小說不是百科全書,如果用小說的語言和架構寫出了百科全書的宏大遼闊,便有了小說創作歷史上一場傳統文化的饕餮盛宴。我不得不發出驚嘆,李洱先生做到了,無論從八十五萬字的小說文本體量上還是從知識數量上質量上都做得非常成功。

有人把《應物兄》同《紅樓夢》比較,他們之所以會這么做,其原因,我想,一是表現在文本體量上同《紅樓夢》相近,《紅樓夢》一百二十回版本約九十六萬字,而《應物兄》一百零一小節八十五萬字。二是《應物兄》從內容上講集中出現了很多詩詞,只不過,《紅樓夢》中的詩詞絕大多數是出于作者自己原創,而《應物兄》不僅在詩詞上特別是在儒家佛家道家的學說上完全是作者準確無誤地旁征博引,還非常成功到位地做到了在各個小說人物上的“經典重現”,近似一場場話劇,有些地方也不失鬧劇。三是《紅樓夢》里寫了很多美食和建筑,《應物兄》也寫了,雖然建筑是寫的翻新復古版的程家大院,但也有點《紅樓夢》大觀園的味道,美食呢,完全在按烹飪工藝的方法在傾囊相授,比如:套五寶、羊(魚)雜碎湯、仁德丸子、魚咬羊等,如果想品嘗這些美食,只要仔細閱讀了,就完全可以操作。

《應物兄》中所有的故事情節就是圍繞應物兄這個人展開的。寫到一個人,我在閱讀的時候,只要一個小說人物登場,那么就會看到這個人物的過往,近似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拍攝式敘述。或許在李洱先生看來,《應物兄》就是一部描寫一個人一群人一個社會精英階層的小說,除了少有的必不可少的場景描寫,主打的是人物對話,而且談話的內容很少關乎人物自己,更多的是儒家佛家道家之言。這或許就很真實形象地寫出了中國知識分子的一種喜歡把這個世界看成“第三者”,完全展示的是一種“就事論事,觀物論物”的處世態度,形象點說近似兩個或三個評論員在現場點評中國傳統文化大賽。

讀《應物兄》,很多人都說讀起費勁,甚至很枯燥。我在讀的過程中,也有這種感覺。客觀地講,要讀懂這部小說,國學底子差了是很難堅持讀下去的,這主要表現在各個章節中散落著大量的生僻字,甚至有些人物的姓名就需要查字典或不得不百度,更莫說其中高深莫測的堪輿學(風水學)和深奧費解的儒家道家佛家的名言警句以及唐詩宋詞元曲等。同時,在故事情節設計上并不是很緊湊,李洱先生似乎故意要如此漫不經心,我反復仔細看才發現,他用蝸牛式的情節設計爬出了仙鶴般的展翅飛翔。在我看來,畢竟讀小說不是觀電影,或許在不那么緊張不那么對立不那么刺激中,更能找到一份閱讀的寧靜和思考。

另外呢,可能有些人拿到這本《應物兄》一讀,或許有這么一種感覺,有點像寫“文化圈”官場,但當我讀到小說結尾主人公應物兄出車禍的時候,不由發現,其實這么一部宏大作品只濃縮到兩個字——人性。人活于世不得不要面對這個精彩紛呈卻又光怪陸離的社會,也就是“應物”。從形形色色的“應物”中見證形形色色的人性。那么,又如何應物呢?李洱先生在《應物兄》中或許給當下以及未來的應物兄弟姐妹們提供了一種“雖古猶新”的儒家視覺,當然也包括佛家道家,這應該是這部作品的重要意義所在。

總而言之,《應物兄》用小說式的語言和結構再次繼承發揚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描寫傳統文化在小說創作中的一種靈活并成功的運用,以一個小說家的視野寫出了一位哲學家的思想高度。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