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其他 > 正文

秦勇:三“人”行,必有好詩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秦勇    日  期:2020年8月20日     

微信圖片_20200819184315.png

 

   詩詞是中國人血脈深處的文化基因,是“六藝之一,群經之始”,是五千年中國文化的瑰寶,直到今天仍是熠熠生輝。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戰爭中,更加閃爍出詩詞的人性光輝、大愛情懷和磅礴力量。新時代如何創作詩詞?我的理念是“三‘人’行,必有好詩”,“三人”者,一是人民,二是人品,三是人愛。

   追求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文藝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新時代的詩詞,從本質上講,應該是人民的詩詞。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為新形勢下的文藝工作指明了方向。因此,詩詞創作更應該“以人民為中心”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以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而“詩向往之”。無論是從《詩經》的“采采芣苢,薄言采之”寫人民勤勞,還是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寫人民疾苦;無論是白居易倡導的“歌詩合為事而作”,還是魯迅推崇的“俯首甘為孺子牛”,都飽含以人民為中心的民本思想。今年那些抗疫詩詞之所以讓人刻骨銘心常含淚水,事實證明“能不能搞出優秀詩詞,最根本的決定于是否能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

微信圖片_20200819184338.png

   追求以“人品”為氣質的詩家風范。《四庫全書》講:“蓋文章一道,關乎學術性情。詩品、文品之高下,往往多隨其人品。蔡襄是宋代書壇四大家之一,其實他的堂弟蔡京四任宰相、位極人臣,文采書法皆略高一籌,然則因其“人品奸惡”被后人所唾棄。我想,如若一個人品極差的畫家送你一幅畫,你會掛在家里嗎?我不相信一個信仰缺失、德養低劣的人,一個時時憤世嫉俗、怨聲載道的人,會寫出“出淤泥而不染”的好詩詞。這些年網絡上曝光的所謂學者教授博士大咖們的自我“毀容”言行,不得不令我們反省。偉大的文藝來自偉大的靈魂,詩人者,必有至真之性、至憫之情、至曠之懷,要作詩,先做人。在當下,詩寫得差一點、平仄錯了一點情有可原,但人品差的人“要留好詩在人間”恐怕少之又少。

   追求以“人愛”為本源的作品現場。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藝的永恒價值,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動心”。我認為,動人心者莫先乎“愛”。譬如“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些讀之動容、思之動魂的千古詩詞無不體現一個“愛”字。其實寫詩就是抒寫“人間之愛”,記錄“愛之現場”,人與人、人與家、人與國、人與自然的“愛”是詩詞創作的“源頭活水”。“清泉永遠比淤泥更值得擁有,光明永遠比黑暗更值得歌頌”, 愛就是清泉,愛就是光明,有“愛”的詩詞才會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寫詩只寫一己悲歡、杯水風波,只求妝點風雅、急功近利,終是水中花、鏡中月。最后,我想說:詩不在遠方,她就在“愛”中。

   (作者系中國散文學會會員、重慶作協會員,此文為作者在《詩刊》2020年青年詩詞網絡座談會上的發言)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