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散文 > 正文

李良清:退伍不退色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良清    日  期:2020年11月24日     

 

1989年,我懷著對部隊的憧憬參軍入伍,到了祖國西北邊陲的某科研部隊。

有一句老話“當兵后悔兩年,不當兵后悔一輩子”。只有真正經歷過軍營生活的人,才會對這句話有切身的感受。

在經歷了13年的軍旅錘煉后,2001年,我告別了部隊。

在家里休息幾天后,我背起行囊到重慶,去了一家私營企業做保安。

公司分為前后相連的生產區(廠房)和生活區(宿舍),依照要求,值晚班時,每個區域都要有人值班、巡邏。公司共有4名保安員,其他三人對巡邏的規定陽奉陰違,值夜班時總是偷偷聚在生產區聊天、聽音樂甚至打牌。用他們的話來說,生活區全是人,能出什么事兒?

初次聽到這種“理論”,我有點哭笑不得。生活區全是人固然沒錯,但晚上大家都睡了,一旦發生事故怎么辦?因此,從我第一天值夜時,我就堅持在生活區值班。

對于我的這種“傻帽”行為,3個人暗地里取笑我。我不想多爭辯,忠于職守是沒錯的。

沒過多久,果然出事了。

這天,正是我值夜。我聽到樓梯口有異樣,就拿上手電過去察看。一個身影突然躥了出來,撒腿就跑。

不好,有賊!我大喊一聲“抓小偷!”便飛身追趕。想來這是一個笨賊,慌不擇路之下,就往生產區跑去,結果就是自投羅網,被當場抓獲。

據盜賊后來供述,他已經在我們公司“踩過點”,發現可以從生活區的側墻翻入,而且生活區晚上沒有人值班,這才鋌而走險,想趁機“撈一把”,不想第一次作案就被抓了。

公司領導通報表彰了我的盡職盡責,并對安保紀律進行了整頓。之后,任命我為保安隊長,全面負責公司的安保工作。

盡管半年后,我因正式安排工作從公司離職,但那段經歷我始終記得。此后,我也一直告誡自己,要堅守本色,不能偷奸耍滑,只有腳踏實地才能贏得別人的尊重。

但因為學歷低,又沒有一技之長,只能在流水線做最基層的工人。有無數次,我對著存取款機器陷入沉思:我就這樣耗費自己的青春嗎?我就這樣一天天混下去嗎?

不!絕不!深思熟慮之后,我決定報考研究生,提升自己的學歷。說干就干,很快我就報名成功,進入市黨校研究生學習。

應了那句: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當真正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后,才切實領會到其中的不易和艱辛。

學校每周一、三、五有老師在現場授課,授課地點離我所在公司30公里。每天8點下班后,我就馬不停蹄往那里趕。兩個小時的課程結束后,再搭乘公交車趕回公司附近的出租屋。因為時間晚,公交車都成了我的“專車”。

上班的時候更累,馬不停蹄工作一天之后,還要強打精神去聽課,等趕回住處,已近深夜。連續幾個月的工作,我每天的休息時間只有五六個小時。

妻子心疼我,我就拿出在部隊外訓拉練的照片給她看,“這點苦算什么?當年流血流汗不流淚,鐵打的漢子,放心吧,扛得住。”整整三年時間,我就這樣一天天熬過來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我順利拿到了研究生畢業證。有了這張畢業證,我通過內部調動,走向周邊服務崗位,離開了基層流水線作業。

對文化知識的重要性深有體會的我,又給自己定下新的目標——考取高級客戶經理資格證,以彌補專業知識的不足。通過不懈努力,我拿到了資格證書。后來又憑借不斷發表的文章,成功拿到當地作家協會會員證。

一次,心血來潮的妻子和我討論,幾本證書哪一個含金量更高一些。我告訴她:“每一本證書都是我通過努力換來的,都來之不易。不過,要說到哪一本證書對我最具有特殊意義,非它莫屬!”

說著,我把退伍證亮了出來。

2005年,考慮到個人發展,我到了現在單位的保衛部,負責安全管理。

剛到時,我就對單位復雜的人事關系有所耳聞。當時我想:管你什么關系不關系,我照章辦事就是了,對事不對人。

金庫主要存放各個營業機構現金和款箱,因此對控煙要求非常嚴格,金庫內任何地方不允許抽煙。有一天,我正在沿著金庫巡邏,走到金庫區時,看到一個人正蹲在那里吞云吐霧。我大步走過去,厲聲問道:“誰?”

那人被我嚇了一跳,猛地站起身來,看了我一眼,然后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反問道:“你是誰?想查我?知道我是誰嗎?”

我告訴他,“不管你是誰,報上你的姓名和工號。”

他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新來的吧?告訴你,我是支行王行長的小舅子,”頓了一下,得意洋洋地看著我:“你還查嗎?”

不打自招。“好了,我記下了,等候處理吧。”說完,我扭身就走。

“哎——!”他展開雙臂,攔住我,晃著腦袋:“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不想在這兒混了?”

“怎么,想練練?”我故意挽挽袖子,“退伍這幾年,擒拿術有點生疏了,今天正好。”說著,擺出格斗的架勢。

剛才還不可一世的他,一下子就蔫了。他換上一副笑臉,“喲,是老兵呀。老哥,我今天煙癮犯了,沒熬住,您高抬貴手,饒了我這次,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了。”

他邊說邊從兜里掏出錢包,從里面抽出一張百元鈔票。“大哥,這是我的一點小意思,您拿去喝茶……”

現在,可謂是人贓俱獲。我迅速拿出手機,拍下了他丑陋的嘴臉。

后來,我才知道,那家伙一直大錯不犯小錯不斷,其他執勤人員又總對他網開一面,支行王行長對他也是恨鐵不成鋼。這次,因為我的堅守原則,王行長終于可以依照廠規教訓一下那個家伙:通報批評,扣除獎金。

幾天后,我和王行長在飯堂里偶遇,他問我:“聽說你是退伍兵?哪個部隊的?”我報出了原部隊的番號。王行長顯得一臉驚喜:“是嗎?我們可是實打實的戰友呀,我也是那個分隊的!比你早幾年入伍!”

“老班長……!”我非常激動,竟一時語塞了。

王行長拍拍我的肩膀說:“好樣的,這才是咱們老兵該有的樣!好好干!”

“ 是!”我一個標準的立正,朗聲回答。

退伍十幾年,我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也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跡,更沒有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但我時刻牢記著,我是一名堂堂正正的老兵,行得端走得正。我對得起老兵的閃亮稱號,對得起家門口掛著的“光榮之家”的光榮牌。

我更明白,老兵,不單單是個稱謂,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