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洋滔:周鵬程朗誦詩的抒情藝術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洋滔    日  期:2020年12月2日     


從大巴山走上詩壇的周鵬程,作為重慶新詩學會年輕的副會長,不僅擅長抒情詩的創作,朗誦詩也寫得好。他的朗誦詩不是政治口號的翻版,也不是卿卿我我的雕蟲小技,更不是隨波逐流曇花一現的潮流詩時事詩。重慶晚報和重慶新詩學會等單位聯合舉辦了一場他的詩歌朗誦會,我們深切感受到了他朗誦詩的感人魅力和恢弘氣勢。

周鵬程的朗誦詩,以他青春的豐富的想象力、真摯的情感、嫻熟的抒情藝術,為我們創造了雄渾壯美、氣勢磅礴、情懷豪邁的火熱場面,在我們腦海里形成連綿立體的畫面,和他一樣,為我們胸中充滿了豪情,情與景、實與虛的緊密結合,形神兼備,創造出獨特嶄新的意境。他的《我的名字叫重慶》,以第一人稱的手法,直抒胸臆,激情洋溢,大江奔騰,飛流直下,把重慶的山、重慶的橋、重慶的燈、重慶“江水濺起的浪花”、重慶蕩氣回腸的船工號子、重慶“輕軌載著我的人民,載著人民的自信與豪情”、重慶“用3D打印夢想,用5G的速度領跑”、重慶的歡笑和苦楚、重慶“神女的回眸”和“詩仙太白的觥籌交錯”……寫得率真簡樸,詩情畫意,器宇軒昂。我們從這首朗誦詩中看到了周鵬程對重慶的真切自述“車輪碾過的脊背是我日積月累的憂傷,我把帶鐐銬的歲月陳列在一個不是‘洞’的洞里;我的可愛的人民創造了一種叫紅巖的精神!我把勝利的血腥和喜悅刻進高聳入云的解放碑……在陽光普照的日子里舒展自己。”是的,重慶這座國際大都市,內陸開放高地“血液里流淌著炎黃子孫的神奇”,我們欣喜地看到霧都山城“翻越巫山,穿過三峽,乘一葉扁舟,沿著我的血管,一路呼喊:我的名字叫重慶。”氣勢磅礴,抑揚頓挫、恒久悠遠,我們感受到經典的清冽甘甜,沐浴詩歌的溫暖真誠,清晰地看到我們民族我們山城深厚的文化淵源。朗誦作為語言藝術的一種形式,這首詩顯現出周鵬程對詩歌對重慶獨特的理解,他禮贊祖國,書寫新重慶,反映重慶經濟社會的發展和成就,傳遞真善美。他自由隨意的表達,體現出高超的審美意識。意境美是周鵬程朗誦詩的抒情審美核心,他在詩中生動地表達了自己對詩歌的不懈追求,達到了以詩感人、以詩化人、以詩催人奮進的目的。

鄉愁跟愛情一樣,是詩人創作的一個永恒的主題。好的鄉情朗誦詩是聲音和詩的藝術深入人心的文本,使聽眾在以聽覺符號為象征的語言中,感受情感的動態,進入文字描述的場景,甚至穿越聲音所營造的境界,達到象外之象、景外之景、情外之情的訴求。周鵬程熱愛故鄉,更愛親人,他年邁的母親還在大巴山里辛勤勞作,過著新時代的布衣生活,他受到母親的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在《尋鄉記》中寫到:“守望故鄉的青杠林/我更愿掘田養魚。把頭發蓄成魚肚白/在黃昏里將老屋慢慢扶起//……策馬揚鞭,像一個將軍回家,站在瓦尖山上/指著山下的鄉愁/把通江翻譯成我的故鄉/春風與諾水生死相許,得意洋洋的漩渦/躲著一個八十歲歸鄉老者的/兩鬢鄉愁/它鎖住了往事的張狂,鎖住了/一個人幾十年日日夜夜疼痛的內傷//”聲情并茂的朗誦,緊扣人心,撕心裂肺,勾起了我們對故鄉的思念。詩人“把頭發蓄成魚肚白/在黃昏里將老屋慢慢扶起”他站在山上,深情地把日思夜想的大巴山老區通江“翻譯”成“故鄉”,兩鬢鄉愁“鎖住了往事的張狂”,幾十年如一日地鎖住了詩人“疼痛的內傷”。沒有對家鄉的深情,沒有對家鄉父老鄉親的深愛,是寫不出這么真情感人的詩句的。周鵬程的鄉愁在脈脈含情的回憶中籠罩一層淡淡的思念和憂傷,他對故鄉的追憶和懷想,是沉重苦痛的,這個重感情的硬漢子奉獻給我們的,是游子自身的反省和內疚,他在真摯的懷想中發出真摯的聲音,散射出另類的不同尋常的光芒,散發出溫軟的情感,以獨立之姿,清正之氣唱出了塵世之心,個性鮮明,情懷高貴。隨著周鵬程對故鄉的詩意追憶、傾訴、暢想、沉思,我們感受到他詩歌正能量的無窮魅力,享受到一場美好的詩歌之旅。

在周鵬程的世界觀中,事物都存在于辯證統一的矛盾當中,陰陽相生,明暗對比,虛實變幻。他的朗誦詩不乏辯證統一的說理性,有一種俯仰自得的氣概與意蘊,彰顯朗誦詩深層內涵的特有氣韻,起伏跌宕,錯落有致,留白思考,內心激揚,賦予朗誦詩更美更深刻的靈性,展現躍動的生命美,形神合一,他在《一些事物離我越來越近》中,充滿哲理、讓人深思地寫到:“指責別人,有時是在指責另一個自己/原諒別人,有時也是在原諒另一個自己//”情取其真,意取其深,給我們難以忘懷的啟迪。在《馬爾康風景錄》中寫到:“人的一生都在攀越/前進中要虛構一些陷阱/越過了巨大的陷阱就完成了一次修行/一只鳥飛過我的頭頂/飛過比盧遮那山懸崖上的天梯/也許它是某位神靈,在我卑微的命運里/長一聲短一聲/嘆息/從一個人間到另一個人間/雙手合十是我唯一的通行證//”詩人這首哲理性很強的虛實變幻的朗誦詩,用盎然的詩意給我們講人生,講哲理,不是經典,勝似經典。娓娓道來,環環緊扣,哲思濃郁,余音不絕,把人生哲理發揮到了極致。詩人深諳詩與思融合的力之美,詩里流動著精湛的韻味和思的意趣,輕盈靈動,充滿智慧,獨具品格,承載著深厚的思想教益和詩性素質及其人生智慧。

著名詩人傅天琳說周鵬程的朗誦詩“是真實的、真誠的,接地氣,關注普通建設者和勞動者。他的詩歌關注現實,有筋骨有溫度有想象力,能帶給讀者教益和美的享受。”傅天琳精準地說出了周鵬程朗誦詩的精髓,周鵬程的詩歌和他人一樣,具有大巴山人質樸率真的性格特征,他的朗誦詩的抒情藝術,沒有停留在口號式的直白的表述上,而是交織著動人心弦的情感,有的婉轉流暢,有的蕩氣回腸,有的情景交融,有的形神兼備剛柔相濟,有的縱控自如奮發向上。他的詩歌自然本真,鏗鏘有力,他的抒情經過心靈的洗練,真實可信,其境界自成高格。希望周鵬程這位大巴山的兒子,開闊更遼遠的視野,探索詩歌創作更新的路子,寫出更優秀的作品。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