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其他 > 正文

李燕燕:無聲之辯(連載六)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燕燕    日  期:2020年12月24日     

原發于《北京文學》2020年第9期,同名長篇報告文學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六、布道者

 

“我是個布道者,法律在無聲世界的布道者。”唐帥說,“我一直覺得,自己的聲音不能僅僅停留在訴訟與辯護層面,我必須做的另一件事,是普法。”

有一件事是司法界公認的,那就是聾啞人群體的普法很困難。這些年,司法界在聾啞人普法方面作過很多努力,但因為多方面原因,結果不盡如人意。

傳統針對聾啞人群體的普法宣傳,是聘請律師和法官,開設普法宣傳課,同時聘請手語翻譯全程同步手語翻譯,但這樣的形式,收效甚微。

“一般的法官和律師,對聾啞人的情況并不是特別了解,不清楚他們法律知識和法律意識所處的層次和水平,不可能制作出‘因人制宜’的普法課件;手語翻譯并非法律專業出身,對法律專有名詞的解釋存在一些問題,且所用手語也有差異,影響了這種宣傳形式的有效性。”唐帥解釋道。

近年來,唐帥一直擔任重慶大渡口區殘聯法律顧問,每個月會專門擠出時間,按時給區里的200多個聾啞人開公益講座,告訴他們最基礎的法律常識。

不僅僅在大渡口,唐帥奔走普法的身影,各處可見。不僅僅是媒體上忽略細節的側寫,更是一幕幕鮮活生動的現場。

我走訪時,有人給我描述過自己在西安一個普法現場的所見,時間是2018年底。

在那場普法講座開始之前,有一個小規模的歡迎會作為“頭陣”。歡迎會在一處會館小廳舉行,那里一早就到了十幾位聾人代表。唐帥進門的一瞬間,無聲的情緒悄悄席卷了現場,是激動、是期待、是興奮、是歡喜,很復雜。沒有掌聲,聾人的世界里沒有“鼓掌”這個概念,他們并不知曉響亮的掌聲可能帶來的激昂效應。聾啞人自有他們的表達方式,在復雜情緒的帶動下,他們用手語、用眼神、用嗓子里發出的低沉的模糊的聲音,對唐帥進行熱烈的歡迎。唐帥一面往里走,一面用歡快的手語回應。在一個普通的健聽人看來,如此場面,安靜又震撼。

普法講座上,數百人的座位滿滿當當。聽眾幾乎都是聾啞人,還有立志服務聾人的志愿者。

現在看來,聾人們都愿意積極參加普法活動,但早前的情形并非如此。在大渡口第一次搞普法講座的時候,大部分的座位都空著,偌大的會場,只稀稀松松地坐了幾個人。唐帥私下去了解情況,得到的反映是“有那個時間,我還可以多干點活”,“普法講座有什么意思呢”。到第二次開展普法講座的時候,唐帥用了點“小心機”,他委托幾個熟悉的聾人朋友放出口風:“明天下午,唐帥律師會在普法講座現場派送禮物。”果然,第二次普法講座的現場,位子幾乎都坐滿了,來的人送塊肥皂或是瓶洗發液。到第三次普法講座,全坐滿了,依然一人一個小禮物。到了第四次、第五次,座無虛席,但聾人們已經不是沖著一個小禮物來了,他們越來越深地感受到,唐帥普及的那些法律知識,是有用的。比如,若是在糾紛中被人拳打腳踢,不會再獨自帶著傷口回屋里掉眼淚,他們會借助法律討回公道;若是用工單位刻意拖欠工資或者降低待遇,他們不再一次次卑微地向刻毒老板求告,而是轉身用《勞動法》保護自己;若是有人給他們講“天上掉餡餅”的事,他們會冷靜地判斷思考,誘惑實在太大的話,就給“唐律師”發個微信,問問他的意見。

對于唐帥來說,現場普法是遠遠不夠的。因為,現場普法的時間、空間和受眾都非常有限。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隨時隨地惠及聾人群體呢?

2017年,唐帥團隊制作了“幫眾法律服務”微信公眾號,通過線上視頻一對一的方式來進行法律咨詢和解答。視頻上的一問一答,聾人收獲良多。這個服務上線以后很火爆,全國聾啞人“排著隊”前來咨詢,每天律師團隊的手機都不停地響著“當當當”的提示音。

20188月,唐帥又試著創辦了一個“手把手吃糖”的普法欄目。視頻畫面里,有一左一右兩個唐帥,左邊的用較慢的語速解說著什么是“龐氏騙局”,右邊的打著手語,中間則是配合解說的動畫。

漫畫中,他用“一只狼用高額回報欺騙兔子”作比喻,向聾啞人群體科普此類“龐氏騙局”,告誡他們提防身邊那些不懷好意的“餓狼”。在這些節目中,唐帥自比為“糖”,使用簡單易懂的自然手語,“希望節目就像糖果一樣,每個聾啞人都吃得下去。”

唐帥沒有想到的是,小小的“手把手吃糖”一經播出,會引起國內、特別是國際上一些媒體的關注。這則簡短的普法視頻在網上引起了不小的風暴,外媒開始關注起這位“中國唯一的手語律師”,他的事跡甚至登上BBC的主頁。

 

面對全國2700萬聾啞人,“手語律師”唐帥一面用盡十八般武藝竭盡全力,一方面也期待著國內能早日出現一支像他這樣,既懂法律又精通手語的律師隊伍。

“既懂法律又精通手語”,涵蓋了兩個方面的要求。可是,精通手語,尤其像唐帥那樣精通方言手語,就是不大容易達到的要求。且不說健聽人學手語有無困難,最關鍵在于健聽人能否完全融入“無聲世界”,充分理解“無聲世界”的思維模式和人格特質。就像一開始,唐帥把自己律所里的律師、實習律師全部拉去學手語,學習方法就跟學習一門外語一般,只不過是換成手勢語。表面上看,大伙像練舞蹈一樣,花枝招展,但是經過近半年的學習,唐帥一檢驗,才發現一點用都沒有,這些健聽律師與聾人完全不能交流。他這才明白,自己是特殊身世造就的能走進“無聲世界”的健聽人,這一點不可復制。

那么,這支后續的隊伍到底應該怎么建呢?一次,唐帥觀看鄧小平會見撒切爾夫人的視頻,其中提到“港人治港”。他一個激靈,“可以讓聾啞人服務聾啞人呀,只有聾啞人最懂聾啞人!”也許,只有聾啞人本身才能真正了解聾啞人想要什么,才能了解聾啞人目前所處的狀況、水平、環境以及心態等等是什么樣。

“當然,這也不是普通的聾啞人可以做到,能從事法律服務的聾啞人,還得有大學以上的文化程度。”唐帥強調。

2017年,唐帥向全國高校發布了聾啞大學生招聘啟事,從近百人當中挑選出5個,組成了一個特殊的團隊。從20178月開始,唐帥對這5名聾啞大學生進行了為期1年的法律知識培訓,不僅僅是專業知識,還有反應力、臨機處置能力、邏輯判斷等等,終極目標是將他們培養成法律執業者。

聽說唐帥要培養聾啞人做律師,我很好奇地問了他一個問題:唐律師,這些人即便做了律師,在法庭上他既聽不到法官說什么,也沒法開口替當事人辯護呀?

唐帥告訴我,其實出庭只是律師眾多工作中的一項而已,與出庭相比,大量的法律服務和援助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這點小缺憾算不得什么。

  “我招的這5個聾啞人是有特色的,他們代表了兩類群體。其中3個人戴上助聽器是有聽力的,而且也有一定語言表達能力,準確來說,他們就是處于健全人和聾啞人界線中間的人,他們成為律師就會是聾啞人最好的服務者。剩下2位精通普通話手語和自然手語。所以我這個團隊是精了又精。”

2018年重慶“兩會”期間,身為人大代表的唐帥在議案中建議:成立一個獨立的手語翻譯協會,對涉及聾啞人的司法審訊錄像進行鑒定,不讓手語翻譯成為“事實上的裁決者”。同時,成立協會還能對手語翻譯進行培訓,讓他們學習法律、醫學等專業術語,制定翻譯規范。

在提出這個議案之前,唐帥已經四處奔走呼吁,為籌備這個協會做了大量基礎工作,但是遇到的困難阻礙很多,“這個協會至關重要,也是我未來幾年最關注的事之一。”

唐帥在“兩會”上提出的這個議案,相關部門也給予了積極的反饋,但這份凝結了他多年調研經驗的議案,激起的反響并不那么大。

“結果正如預期,要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絕非朝夕可成。”他說。

20196月,在各類報道中,媒體依然稱唐帥為“中國唯一的手語律師”。這個勇氣可嘉的青年律師,依然倔強地做著自己認為“對”的事情,當然,所有的出發點,是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唯一”。

與唐帥不知疲憊的腳步一致,社會對于聾啞人這個特殊群體的關愛越來越多。讓聾啞人沐浴法治光輝,幸福生活,除了積極普法,亦亟須給這個群體提供更多的就業創業機會,解決其生存發展的基本問題。200751日,我國《殘疾人就業條例》正式施行。根據《殘疾人就業條例》,用人單位應當按照本單位在職職工總數1.5%以上的比例安排殘疾人就業,并為其提供適當的工種和崗位。安排殘疾人就業達到、超過規定比例或者集中安排殘疾人就業的用人單位,依法享受稅收優惠,免收殘疾人就業保障金。

當下,許多企業都主動承擔起社會責任,成批招聘殘疾人上崗。其中,聾啞人頗受青睞。

“雖然聾人在言語交流上有欠缺,但工作能力和智力并不比普通人差,手腳和雙眼非常靈活,干起活來很麻利,也很敬業。”一位私營企業主贊許道。

近年來,全國各省市殘聯在促進聾啞人就業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一方面,他們廣泛接收企業發出的用工信息,及時發布到各大聾人群里,一個企業的招聘啟事常常可以吸引來自全國的聾人;另一方面,他們深入企業當中,調查了解聾人員工的薪酬待遇落實情況,并據此實施保障。此外,還出臺了各類創業指導意見和激勵措施。

“聾人多從事流水線普工、操作工等職業,比起經常變化的工作內容,他們更擅長內容單一的工作,工作時反應很快。為了解決聾啞員工溝通問題,一些較大的企業設立了‘殘疾員工關系管理’崗,招聘聾啞大學生統籌協調。聾人還活躍在服務行業,淘寶店里那個熱情周到的‘店小二’,也許就是一個聾啞姑娘呢!也有聾人開網店做微商,收入不菲的。當然,還有一些人因為各種原因,在求職路上反復徘徊。在我們區,處于就業年齡段聾啞人的就業率已接近50%。可別小看這個數字,與前些年相比,一直處在增長當中。”重慶市某區殘聯一位工作人員說。

“希望全社會共同努力,幫助聾啞人更好地參與到社會生活之中,讓這個特殊群體不再被淡忘,不再被邊緣化。”這是唐帥的心愿。

 

(全篇完)

 





彩神-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