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專欄 > 百年榮光 > 正文

美麗重慶|郭久麟:以一中為榮 為一中爭光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郭久麟    日  期:2021年4月14日      


1957年9月,我考入了重慶最好的重點中學——重慶一中。在這里,我遇到了我一生中最好的語文老師——黎功廸老師;在一中,我受到了極好的全面的系統的教育;在一中,我培養了良好的學習、生活習慣;在一中,我確立了為文學事業奮斗終生的理想!

一中有漂亮而優雅的校園,綠樹成蔭,鳥語花香;一中有超強的師資隊伍,有很多位全市甚至全國聞名的特級教師;一中更有悠久的歷史和光榮的革命傳統。

重慶一中是重慶第一所國立公辦中學。1929年2月,重慶正式建市并成立市政府,1931年秋,重慶市府籌辦了重慶市第一所市立中學。抗戰爆發后,重慶成為戰時首都,重慶一中迎來了抗戰時期的繁榮局面。1941年春,“重慶市市立中學”,成為初、高中都具備的完全中學。學校聘任當時國立中央大學教員為學校的兼職教員;1946年9月,重慶市立中學正式命名為重慶市立第一中學,由大革命時期的中共地下黨員劉弄潮以重慶林園陸軍大學少將教官的公開身份擔任市立一中校長。

重慶市立一中建立以來,便值中華民族國難之時,學校師生積極參加了抗日活動,學校組織學生捐款、捐物,分發、張貼抗日標語,宣傳抗日救亡,振奮國人愛國精神。全國著名的專家學者晏陽初、梁漱溟、黃炎培、陳望道、馬寅初、潘菽等等,都曾經來校講學;當時任政治部副部長的周恩來和第三廳廳長的郭沫若等也曾在總理紀念周的例行集會上給全校師生作抗戰演講,勉勵同學們為抗戰而努力學習,爭取抗戰的最后勝利。

1948年以后,市立一中更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奮起同國民黨反動派展開了英勇頑強的斗爭。1949年4月1日,南京學生6000余人上街游行,要求國民政府接受中共提出的八項和談條件,卻遭到國民政府當局的血腥鎮壓。消息傳到重慶,重慶一中和其他學校紛紛響應支持南京學生的正義行為,重慶一中組織全校同學積極準備參加重慶學生定在四月二十一日舉行的大示威、大游行。但是,在“四,二一”前夕,重慶市長楊森悍然宣布全市戒嚴,出動軍警、特務分割包圍各大院校,包圍了市立一中。國民黨的軍、警、憲、特,荷槍實彈,在市立一中校區周圍架起機關槍,如臨大敵。然而,一中學生不畏強敵,舉行了校內示威游行。4月22日黎明,圍校軍警以搜槍為名,全副武裝,沖入市立一中,當場抓走48名師生,并宣布對市立一中軍事管制。全市大中學生舉行抗議罷課三天。經過一中全校師生的一再要求抗議和社會各方的呼吁,重慶市教育局最終答應恢復市立一中。重慶一中形成了光榮的“四。二一”精神,這就是:熱愛祖國和人民,為振興中華而奮斗的獻身精神;不畏強暴,敢于斗爭、善于斗爭、百折不撓的戰斗精神;不怕艱險、不懼困難,勇于吃苦耐勞的艱苦奮斗精神;相互關心、支持,顧全大局的團結精神;勤奮學習、努力鉆研科學文化知識和革命理論的勇攀高峰精神;自覺服從黨的領導,嚴守紀律的高度組織精神。這成為學校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和教育資源。

為了新中國的成立,一中語文教師、中共黨員、葉挺囚歌曲作者胡作霖等七名優秀師生,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犧牲于重慶白公館、渣滓洞監獄,血灑歌樂山下,用鮮血染紅了五星紅旗。新中國成立后,校友何世槐、黃玲、李小咪為保衛國家財產,在與土匪、犯罪分子斗爭中英勇犧牲。為了緬懷他們,學校在校園專門修建了“烈士園”,作為教育基地,以示后人,教育來者。這種傳統文化彰顯出重慶一中追求光明、積極進取、頑強拼搏、敢當大任的學校精神。

解放后,重慶一中成為重點中學。鄧小平弟弟鄧懇當過重慶一中的校長。80多年來,學校培育出遍布海內外數以萬計的各級各類英才,他們成為各行各業的精英和骨干。如今,重慶一中已成為重慶領先、西部前列、全國著名、國際知名的一所現代化的重點中學。  

可喜的是,我家同一中有很深的淵源。我考入一中后的第二年,1958年,我的表妹傅鴻洋考入一中,1959年,我大妹郭久容考入一中,1961年,我二妹郭久德和表弟傅鴻源考入一中;十年浩劫期間,堂妹郭久春、郭久貴先后考入一中;我還有幾位表弟表妹考入一中。考入一中的弟妹,后來大都考上全國重點大學,都有很好、甚至非常好的工作和人生。我們一家,都深深感謝一中給予我們的關懷和教育!

我深以是一中校友為榮。我決定牢記一中的教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用自己的艱苦奮斗,用自己的創作業績和學術成就,為母校爭光!1965年,我從四川大學中文系畢業,分配到四川外國語大學教中文,我在搞好教學的基礎上,努力從事創作科研。我利用寒暑假和節假日,到全國各地調查采訪,經過多年的艱苦努力,于20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創作出版了《隨衛敬愛的周副主席》《陳毅青少年時期的故事》《羅世文傳》《少年羅世文》《懷念吳老》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傳記,《羅世文傳》獲得了四川省和重慶市社科獎,《陳毅青少年時期的故事》由團中央作為優秀讀物推薦給全國青少年閱讀。九十年代末至21世紀初,我又投入文學理論研究,先后撰寫出版了《文學創作靈感論》《論賀敬之的詩》《散文知識與寫作》《傳記文學寫作論》《傳記文學寫作與鑒賞》《二十世紀傳記文學史》等理論專著,其中《文學創作靈感論》獲四川省第五屆暨重慶市第三屆社科三等獎,全國著名詩人臧克在序言中給予了高度評價;我還創作并拍攝了電視劇《沉默的情懷》《雕像的誕生》,電視片《歌樂情思》《記日本友人石川一成先生》在中央電視臺及全國各地方電視臺播放,其中《雕像的誕生》獲中宣部文藝局與中央電視臺全國優秀電視劇展播獎暨重慶作協首屆電視創作優秀獎。

20世紀初(2004年)我從川外退休以后,寫了一首詩《六十述懷》:“倏忽花甲心不甘,雄心再振六十年。豪情更比晚霞艷,攀上人生至高點。”我決心退而不休,利用退休以后的充足時間,發揮我在傳記文學創作方面的優勢,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報效我的祖國,我的母校!于是我忘記衰老,不避艱辛,積極到全國各地采訪調查,到圖書館、檔案館查閱資料,連續寫出了4位著名詩人作家的長篇文學傳記《柯巖傳》《張俊彪傳》《雁翼傳》《梁上泉評傳》;我還整理出版了第二部詩集《錦江戀歌》,第二部散文集《探秘女兒國》,長篇歷史人物傳記小說《風流帝王》,報告文學集《耀眼的星座》,文學評論集《文心探秘》以及研究我的創作和人生道路的文集《用生命耕耘文學——聚焦郭久麟》,共約400萬字。

古稀之年,我又寫了一首詩《古稀抒懷》:“文如命兮詩如魂,瀝血嘔心意縱橫。欣逢盛世文思暢,長河入海萬里行”。正是在老而彌堅的風發意氣之中,在為母校爭光,為故鄉爭光的抱負的鼓舞之下,我接受西南大學邀請,為西南大學最杰出的校友、中國人民最熟悉最尊敬的農業科學家、世界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撰寫了《袁隆平傳》。我以七十多歲的高齡,三次到湖南長沙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和三亞雜交水稻實驗基地去拜望采訪袁隆平先生,采訪了袁隆平的夫人和他的孩子,以及他的眾多的學生和同學同事,在搜集、閱讀、消化了上千萬字的材料之后,我把自己關在一個農家樂,閉門謝客,潛心寫作,用半年左右的時間,寫出了50萬字的《袁隆平》。傳記得到了袁隆平先生的喜愛、認可和肯定。2016年4月17日,袁隆平院士親自到母校西南大學參加了《袁隆平傳》首發式,并向學生贈送《袁隆平傳》;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長、中國著名報告文學作家何建明先生為《袁隆平傳》作序,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我還在古稀之年以后,花六七年時間,撰寫了近一百萬字的《文學朝圣之旅——郭久麟自傳》,在自傳中,我還以專門的一章寫了我在一中的學習生活。

我的文學創作和研究成果得到了文學界的認可,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稱贊說:“郭久麟先生是當代中國傳記作家中的老資格、先行者” ,“是中國當代集傳記文學創作與研究于一身的為數不多的幾位有影響、有成就的專家之一”;中國人民解放軍重慶通訊學院前副政委、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評論家斯原撰文論述郭久麟是“中國文壇少有的文學全才,傳記大家”;重慶作家協會原黨組書記王明凱說:“郭久麟以他眾多的有份量的創作和科研成果顯示,他是重慶的多產作家、高產作家、全才作家,是文壇上枝葉長青的不老松,是文學界奮進不已的千里馬,是中國文壇集傳記文學創作與研究于一身的優秀的傳記文學作家和理論家,是我們重慶作協會員的榜樣,值得大家學習!”

水有源,樹有根,我的每一點成績和進步,都離不開母校的哺育和培養;我的每一部專著和文章,都凝聚著老師的智慧和心血!

我把我的《羅世文傳》《袁隆平傳》和《郭久麟自傳》以及我的《文學創作靈感論》《二十世紀傳記文學史》等著作都視為對母校培育之恩德的報答,視為母校爭光之作,作為對母校的寸草之心!

現在,在母校九十周年校慶之際,我謹把我30余部作品,捐贈給母校,捐獻給一中,表達我對母校的拳拳赤子之心!








彩神-安全购彩